开启辅助访问 微信

海外生意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石油是魔鬼的粪便——资源越丰富,人民越贫穷

2018-12-16 22:33| 发布者: Africa| 查看: 79| 评论: 0|来自: 尼日利亚华人网

摘要: “石油是魔鬼的粪便”。至少委内瑞拉人胡安·巴勃罗·佩雷斯·阿方索是这么说的,他是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的创始人之一,欧佩克是由产油国组成的联合组织。“十年之后,二十年之后,你将看到:石油将带给我们毁灭 ...
“石油是魔鬼的粪便”。
至少委内瑞拉人胡安·巴勃罗·佩雷斯·阿方索是这么说的,他是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的创始人之一,欧佩克是由产油国组成的联合组织。

“十年之后,二十年之后,你将看到:石油将带给我们毁灭”。他说的没错。
 

很多领导人都意识到通过征税来获取收入有一个问题,就是它要求人们工作。征税太凶或者未能提供有助于经济活动的环境,人民将干脆不工作。实际上,从土地本身榨取财富是种很方便的替代方式,根本不用考虑人民的问题。
 
以石油为例。无论税率是零还是100%,石油都会从地底涌出。人力成本只占石油开采价值的很小一部分。这让石油成为领导人的美梦和人民的噩梦。

这是一种经常被称为“资源诅咒”的现象,拥有丰富可开采自然资源的国家系统性地落后于资源稀缺的国家。资源丰富的国家经济增长较差,容易发生内战,比资源稀缺国家更具有独裁性。
 


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尼日利亚1960年摆脱英国的殖民统治而独立。独立时它是一个很贫穷的国家,但人们的期待很高。

随着石油的发现,这些期待愈加高涨。尼日利亚据称拥有世界第十大的石油储备。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早期和末期,随着石油价格在石油危机期间上升,尼日利亚赚得盆满钵满。然而到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早期,这个国家却深陷债务和贫困的泥潭。



从1970年到2000年,尼日利亚累计获得3500亿美元的石油收入。但对人民毫无助益。

尽管拥有巨大的石油财富,在这段时间内,尼日利亚的人均年收入从1970年的1113美元降至2000年的1084美元,该国成为世界上最穷的国家之一。贫困问题持续恶化。
 
通常用每天1美元生活费来作为评估贫困的标准:1970年,有36%的尼日利亚人生活在这个标准之下;到了2000年,比例飙升到接近70%。

2000年至今的情况很难说有什么改善。即使考虑到现在美元通货膨胀,绝大部分尼日利亚人还是一天挣不到1美元,人均国民收入持续下降。经通胀调整后,收入低于尼日利亚独立时的水平。
 
尼日利亚并不是个特例。下表反映的正是这一点。横轴表示的是1970年时自然资源出口占GDP的比重,纵轴表示的是1970年到1990年间经济增长的平均水平。

趋势非常明显。那些拥有丰富的石油、铜、黄金、钻石或其他矿产资源的国家经济增长更慢。


经济增长与自然资源丰富度1970-1990年



话说回来,对领导人来说,自然资源当然妙极了。领导人不必鼓动自然资源去工作,不像得驱使臣民去工作那样。尽管矿产需要开采,但大体而言独裁者无须仰赖当地人口。
 
比如说在尼日利亚,石油集中在尼日尔河三角洲地区。外国公司的外国工人承担了大部分开采工作。极少尼日利亚人参与开采。

石油公司建立起保安机构,实际上就是小型的私人军队,防止当地人破坏生意或者抱怨环境恶化。英国石油公司以及其他外国公司能够不受约束地自由行动,只要能向政府缴纳特许经营费就行。

与其说这是这些公司的错,不如说是在那些领导人仰赖少数朋党支持的国家,商业运作必须以这种方式进行。一家守规矩的公司交给政府的钱必然较少,而这就足以导致它被其他更愿意“合作”的公司取代。
 
在资源丰富国家,有一个反映贫富差距的很有意思的现象,那就是生活在这些国家的侨民的生活成本。我们很容易想当然以为类似奥斯陆、东京或伦敦这样的城市是世界上最贵的地方,其实不是。



最贵的地方是非洲西南部国家安哥拉的首都罗安达。
 
住在像样点的社区的生活成本超过了每个月1万美元而且水电供应还不稳定。周遭的贫穷使这一切令人感到格外震惊。
 
根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统计,68%的安哥拉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超过四分之一的儿童活不到5岁生日,男性的平均寿命低于45岁。

动物园狮子被饿得双眼迷离、只剩皮包骨

我们能够拿到的最近年份的收入不平等数据是2000年的。这些数据显示,最穷的20%人口只占有2%的财富。就平均人类发展总体水平来说,安哥拉在182个国家中排名第143位。安哥拉的物价与许多其他西非国家一样,是被石油拱起来的。
 
资源诅咒使独裁统治者有能力大规模地回报支持者并聚集起庞大的财富。这使得罗安达的物价直冲云霄,而外国侨民和幸运的联盟成员却能享用到每天从法国进口的鹅肝酱。

为了确保人民无法协同造反、夺取国家控制权,领导人竭力让联盟以外的人保持贫困、无知和散漫状态。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原本可以用来解决各种社会问题的石油反倒给领导人提供了将这些问题故意变得更糟的政治动机。
 
这种效应的危害性在民主国家要远远小得多。问题就在于,一旦某个国家从矿产财富中获利,它就不可能民主化。

鼓励领导人采取自由化政策的最简单方式是迫使他依赖税收来获得收入。一旦做到这一点,在位者将无法再压迫人民,否则人民就拒绝工作。
 
结论就是,资源诅咒是可以被破解的。如果各类援助组织想要帮助产油国的人民,那么我们基于生存的论证逻辑建议,把他们的捐款花在游说民主国家政府对汽油增税会收到更多成效,而不是到海外去提供援助。

通过提高石油和天然气的价格,这样的增税会减少全球对石油的需求。接下来会减少石油收入,使领导人更依赖税收。



有效的税收要求人民有工作积极性,但如果人们被剥夺了诸如与同伴一起集会的自由和言论的自由就将无法有效地生产——言论自由使得人们可以谈论思考很多事,包括如何建设更有效率的工作环境,以及如何减轻政府管制对工人造成的压力。

来源:小基快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