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微信

海外生意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海外生意网 首页 卖产品 医疗器械 疾控中心 查看内容

如果在非洲看个病只需要不到10分钟

2018-12-26 16:57| 发布者: Africa| 查看: 92| 评论: 0|来自: 乐天行动派

摘要: 不久前我从埃塞俄比亚回国,带了一身跳蚤包,找不到深夜运营的皮肤科,然后在朋友的帮助下,我登录了小程序,填手机号,花了6元挂号费,上传照片和简要说明,10分钟不到,网上的实名医生就完成诊断并开好了药。这是 ...
不久前我从埃塞俄比亚回国,带了一身跳蚤包,找不到深夜运营的皮肤科,然后在朋友的帮助下,我登录了小程序,填手机号,花了6元挂号费,上传照片和简要说明,10分钟不到,网上的实名医生就完成诊断并开好了药。

这是我第一次线上看病的经历。虽然当时因为担心(被跳蚤外更有毒性的昆虫叮咬)还是奔去了协和急诊,但医生诊断结果相同,而网诊显然比往返3小时更方便、便宜。

当时我并不知道,在离我千里之外的肯尼亚卢旺达乌干达,类似的场景每一天都在上演,只是并非以这样的模式。



在刻板印象里,数字医疗这一新兴概念听起来与非洲并不那么匹配。在接触了东非多国的政府、国际组织、公立医院和乡村卫生所、保险公司、和创业者之后,我想分享我眼中的东非数字医疗状况。
 
// 东非的医疗状况梗概 //
 
首先,对民众而言,医疗卫生最重要的载体就是医院。而这次出行最大的发现之一就是,东非三国的分级问诊制度非常规范。分级问诊对国人来说可能有点陌生,这是一套从社区开始的公共医疗体系,最底层是社区卫生站/卫生所、地区医院、省/区域级医院、国家级医院依次上升。如果你是公共医疗保险的受众,那么按照规定,需要首先去社区卫生站,如果病情无法在社区层面解决,再一层层转诊。



以乌干达为例,全国拥有2个国家级转诊医院,16个区域级转诊医院,150多个一般性医院,近6000个不同级别的卫生所,还有20多个专科医院,以及7个血站。

不论设施如何,医疗人员的匮乏是非洲大多数国家普遍的问题。以肯尼亚来说,近5000万人口,全国只有6000多名注册的医生,即比例是几千分之一,而这一比例已经优于许多非洲国家了。而这些医生一方面和医院有雇佣关系,同时也可以自己开诊所以增加收入,医生与医院的关系相对松散。

而如何为医疗服务买单呢?不得不说医疗保险。在卢旺达,由于政府过去几年的大力推动,医保渗透率超过90%,全民医保一般报销85-90%的诊费和药费,每人每年上缴相应费用,穷人免费且可100%报销医疗费用,对公务员和军人有单独设立的医保体系,剩余还有个位数百分比的私人报销。虽然看上去很美,然而超过一半的花费还是靠国际援助撑着。

相比之下,肯尼亚的政府医保体系只覆盖17%的人群,而且全部是有工作的人,个人和企业共上缴5-17美金每月不等。作为国企的医保公司常年腐败,私立保险覆盖大约3%。而乌干达就更低了,公共保险缺失,私立保险渗透率不到总人口的1%。



面对巨大的医保鸿沟,肯尼亚和乌干达政府都壮志满满。在肯尼亚总统四项最重要的举措中,全民医疗是其中之一,他的目标是2022年前让全国人都有医保,并已开始在肯尼亚第三大城市Kisumu展开全民医疗的试点。在肯尼亚,如生育等一些医疗服务是全民免费的,由于管理低效、民众缺乏教育而过度使用,如今一些公共诊所已经是入不敷出。在乌干达,关于公共医保的草案正在国会中等待讨论和修改,这项草案规定每个人上缴4%的收入、每个公司上缴8%的工资以用于医保——这势必会引起民众和企业极大的不满,何时能真正落地还是未知数。

很重要的另一件事是在肯尼亚和乌干达,医疗并不完全由中央政府说了算,比如肯尼亚,中央负责医疗体系设施、技术指导等,地方政府负责财政支出和医疗服务的实现。

// 医疗体系的数字化 //
 
整体可以看出,非洲医疗体系里缺人(医生护士)、缺钱(医疗保险),也缺物(药、疫苗、设备等——Global Funds和GAVI在此领域耕作多年,这里不细说)。数字创新最重要的作用是让医疗体系无缝衔接、高效运转,也让医疗服务抵达最后一公里。



这里分两层。首先,是医疗体系的数字化,将从前零散的以纸为媒介的信息上网,一方面让政策制定者(各国卫生部)更好监控公共医疗的各项指标、并采取相应政策,另一方面是赋能医院和卫生所,提高工作效率,比如将病例数字化而更好追踪和记录患者问诊历史,对设备和药品库存进行监控和更及时的调配。这里涉及到好几个数据系统:

DHIS(数字健康信息系统),一般以月为单位,向卫生部提供一些汇总的指标数据,由每个医院和卫生所记录和上报。
E-MRS(电子病历系统),这是完全记录患者看病过程的系统,一般以身份证号、医保号、或者手机号实名注册,一直延伸到看诊和通过药房取药。
E-MLS(电子医疗物流系统),用于卫生部和医院之间的沟通,采购和分配药品。一般以季度做预算,当必要时也可以像地区药房提交需求。
MEMS(电子医疗设备系统)和ABBOTT,用于记录和追踪医疗设备和诸如试剂、手套等医疗配件。
HR System(电子人力资源系统),记录和汇报医生、护士等人力资源。有时还会有线上教育和培训的成分。

目前,在政府的推动和国际组织的支持下,DHIS在一些非洲国家都得到了很好的覆盖和推广,这意味着单个医院和政府之间对汇总信息沟通无阻。然而,尚未解决的问题是医院之间无法信息对接,比如电子病历系统相互独立(由于使用了不同信息服务商),一个患者在不同医院会有不同ID号,所以对转诊无法有效生成反馈,也无法帮助医生完全掌握患者信息。

我们在卢旺达访问一家地区医院时,院长向我们提到了另一个问题:“因为政府规定,我们过去几年逐渐安装好几个不同的系统,如今,医护人员需要花费时间提交数据,有时需要重复提交,非常低效。如果能有一个集成的、轻便好用的系统,那就好了。” 这位院长在这里指出了非常关键的一个问题,政府对信息化的要求有时不一定能让体系变得高效。



而这延伸的另一个挑战是费用,这些数字平台的建立和维护并不低廉,有些是由国际援助付费,而要使平台可持续运营,必须通过信息化让医院更高效、节约成本,这意味着被最终采购的平台必须简单、联通、好用。政府可以推第一把,但无法永动下去。
 
// 医疗服务的数字化 //
 
第二层,是医疗服务的数字化,即将预防、诊断、治疗的整个链条中的一些环节从线下移到线上,以更低的时间和金钱成本让患者接受医疗服务。与国内一样,这一层最重要的驱动力来源于私人部门。

在乌干达,有一家初创的社会企业Medical Concierge(医疗守门人),通过24小时电话中心向5万活跃用户提供免费的问询服务。它最要的咨询内容是指引患者去最近的卫生所、药房等,而且为了尽可能顾及边远人群而覆盖了多种方言。他们最四位创始人都是医疗背景出身,如今公司20多人,有12位专业医疗人员,每年收入主要来源于政府和国际组织的项目款项。他们下一步的战略重点是扩大和坚实用户基础,通过网上药房和更全面的咨询服务而赚取薄利,保证商业的可持续性。

“我们一直很谨慎,但也走过一些弯路。之前通过与政府和国际组织做项目积累资源和用户,过去1年以来,我们一直在努力增大直接对点患者的可支付的在线医疗服务。”
 


在卢旺达,有一家总部为英国的以人工智能为核心的互联网医疗企业Babyl,也是通过电话中心向用户提供线上诊断。比乌干达的Medical Concierge要幸运的是,Babyl在卢旺达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支持,由总统邀请,与卫生部和公务员医保公司签署备忘录,16年拿到执照,18年2月正式运营,不到一年时间已覆盖200万成年人(近20%的卢旺达人口);每天处理1400个电话问诊,其中近一半由Babyl雇佣的医生开诊断(其余要么是教育和普及,要么由其复杂性被介绍到线下卫生所)。

“我们的定位很明确,就是以尽量的低价提供基础医疗服务,因而若要实现商业可持续性必须走量。我们也在和移动运营商探索如何能渗透到更多人,比如建立数字钱包的个人代理团队去推广我们的产品。”
 
肯尼亚作为非洲数字创新的领头羊,初创的数字医疗公司就更多了。然而由于公共体系不如卢旺达健全,以及成立尚早,这些企业并未有哪一家如Babyl在卢旺达那般成气候,而较为散落。Savannah Informatics是一家成立了6年的医疗信息公司,它服务对象是市场上前四大的私立保险公司(在肯尼亚服务最高级的10%的医院,六成的收入是由这些保险公司支付的),将他们和1100家医院系统联系起来,帮助保险公司更好的受理保险项目、并掌握患者信息,收取中介费。它的目标很明确:通过数字化节约成本而让私立保险的受众不断从金字塔顶端向下移。

“如今,私立医疗保险的费用从600美金到上千美金每年不等,只涵盖3%的人群,而如果险费下调到500美金,那就能多涵盖到大约10%的人口……这还可以不断向下。”
 
// 需要来自中国创新的支持 //
 
走了一圈,除了感受到三国医疗体系的复杂、核心资源的缺失,以及各式创新创业的活力和热情,还在反照中非医疗合作——中国对非洲健康卫生的推动有巨大却尚未开发的潜力。这种潜力,既来自中国对非援助的承诺和丰富资源,也来自中国数字医疗企业的创新和飞速增长(一路遇到的好几位非洲创业者都对中国的企业如数家珍,并且不止一次听到他们说:“微医就是我未来想建立的模样!”)而要解码这种潜力,需要政府外援与私人部门合作、需要中国的资源和国际组织合作、更需要我们与非洲现有的公共医疗体系以及初创企业合作。



而数字医疗可以是解锁这种潜力的一个切口,它在非洲可能有比中国更大的市场需求和潜力。为什么呢?上文提到了一些,这里总结最重要的三点:

东非很多政府都有明确的数字化战略,有些也制定了National e-Health Strategy。同时,许多政府在未来5-10年不会把大量资源放在兴建医院上,互联网医疗服务是解决医疗卫生体系发展的唯一整体解决方案
医生资源、尤其是专科专家的严重紧缺,优秀人才流失严重,而中国援外医疗队几十年辛勤奉献的scale却依然有限
现有体系(包括分级诊疗、基层医疗工作规划)是清晰的,公立医院和私立医院形成了很好的互补关系,这对于潜在的私人数字医疗投资者是利好的——可以基于现有体系赋能和提高效率,同时政府可以保护私立服务的空间。

这一次的探访,一路学习和了解非洲市场,而这或许可以是面向未来最初的、小小的一步。

特别感谢:国内外专家Lucy, David和Bruce,以及企业Yicun, Yuebin的帮助与指导。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