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微信

海外生意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海外生意网 首页 投资百科 投资要闻 查看内容

2019中资企业在非洲风险前瞻及对策建议

2019-4-11 22:12| 发布者: Africa| 查看: 20| 评论: 0|来自: CRI行走非洲

摘要: 中资企业在非洲亟须防控风险2019年,在非洲打拼和发展的中资企业将会面临怎样的风险?作为“一带一路”建设重要支点国家的肯尼亚会不会安全无虞?面对各种风险与挑战,中资企业自身又该怎么做?今天我们刊登“化险集 ...

中资企业在非洲亟须防控风险

2019年,在非洲打拼和发展的中资企业将会面临怎样的风险?作为“一带一路”建设重要支点国家的肯尼亚会不会安全无虞?面对各种风险与挑战,中资企业自身又该怎么做?今天我们刊登“化险集团”(Control Risks)非洲业务顾问金冀安的文章,希望能给大家带来一些启发。往下看吧!

非洲风险展望

2019年,中国在非洲的利益竞争将日趋激烈。这主要是因为,中国和美国在非洲的竞争将有增无减。美国的“新非洲战略”已经出台,明确将中国视作“大国竞争对手”,并专注于用美国自己的方式处理双边关系和对外援助问题,以确保其贸易和外交政策利益。

非洲风险地图,
红色区域代表安全风险和政治风险较高

在此背景下,非洲各国将会面临更大压力。随着中美间竞争压力加大,中国在非洲的合作伙伴国家如肯尼亚、埃塞俄比亚等,可能会寻求对外关系的再平衡。中国投资者会面临更广泛的国际竞争。除美国外,传统投资大国如英国和法国将谋求保持其在非洲的持续影响力,新兴投资国家如日本和印度等,也会加大与中国在贸易、投资和外交领域进行竞争的力度。

非洲国家未来将面临更多债务问题,虽然平均债务水平目前仍处于可控状态。大规模的主权债务违约不太可能出现,但偿还债务将给公共财政带来更大压力,中国的纳税企业也会面临日益高涨的税务压力。

此外,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将会受到政府更严格地审查,中国承包商将需要核实其项目是否具有政治优先权和资金来源保障,以降低风险。社会公众对于政府偿还债务的方式越来越敏感,例如,以石油、矿产等作为抵押品或出让“国有资产运营权”的做法,将面临更加严峻的舆论压力。

聚焦肯尼亚

肯尼亚作为东部非洲的门户国家,经济比邻国更加多样化,且历届政府对市场友好政策均予以支持,这对外资具有很大吸引力。然而,肯尼亚“部族政治”的特征十分明显,社区间关系紧张和选举期间暴力动乱时有发生。

在安全上,肯尼亚面临着来自索马里伊斯兰激进组织“索马里青年党”的威胁,印度洋沿海地区、肯尼亚东北部和都市区(内罗毕和蒙巴萨)安全形势仍不能掉以轻心。政府层面的腐败问题将带来重大挑战,规模大且效率低的官僚机构和缓慢的法律程序更是使得营商环境变得复杂,挑战重重。

肯尼亚政府采取措施反腐,但挑战重重

政治风险层面需要警惕的,一是长期“部族政治”形成的不同部族社区冲突导致暴力冲突,二是"高水平"的政府多层级腐败致使行贿受贿行为相当普遍,三是中央与地方政府管理失调, 当法规执行不力,导致专门的监管机构缺乏履行职责的意愿和能力时,税务风险和执法风险等就会增多。

大选期间,在东非大裂谷发生的部族冲突

运营风险层面,主要体现在自然灾害和基础设施供应不足的双重影响上。例如,今年3月的干旱使得部分依赖水力发电的地区出现停电和限电,水资源缺乏又导致粮食减产。沿海地区由于干旱缺水引发次生灾害,蚊虫肆虐,3月以来,肯尼亚相继爆发霍乱和登革热疫情,对居民和项目施工人员均产生较大威胁和危害。

安全风险层面,社会犯罪率居高不下,持枪暴力犯罪时有发生。部族关系紧张、失业率居高不高、贫困人口仍很多……这些使得犯罪集团日益活跃,甚至渗透至各级警察部队中。恐怖主义威胁仍然很大,曼德拉、瓦吉儿、加里萨和拉穆的恐怖袭击风险仍处于高等级。

内罗毕DUSIT2酒店今年1月发生恐怖袭击

今年1月首都内罗毕Dusit2酒店的恐怖袭击 ,正体现出诸如高档酒店、购物中心、热门旅游景点和国家大型基础设施等“软”目标的脆弱性特征。

对策建议

1)企业层面

各企业需要进行良好的战略选择,对不同国家的“政治气候”不仅要深入了解,还须尽可能快地适应。

例如:各企业需要了解非洲各国对于中美两国的不同看法和立场,尤其是了解非洲各国政府内部对中国持有支持或反对态度的各类人士,有的放矢地去进行商业布局,坚决不做非洲国家政治的牺牲品或替罪羊。

了解所在国家或地区的环境并梳理所面临的风险点,不仅包括企业内部管理合规和项目建设运营,还应关注诸如当局政策、社会治安、劳工权益、环境保护、社区关系等公共安全风险。中国企业不缺“胆大”,但“心细”还有待加强。

构建符合自身实际需求的风险管理体系,包括建立风险评估、预警和应急处理的机制。同时,更要培养企业风险管理文化,让“思则有备,有备无患”牢牢根植于意识当中。

非洲国家具有年轻的人口结构,中国企业需要寻找释放人才的方法,包括规模化培养职业和管理技能,培养未来型的新型商业领袖。例如中航国际在非洲的职业教育项目就很受欢迎,不仅为企业本身培养了人才,也给企业带来了良好声誉。

2)个人层面

正确认识“常识性”偏见,尤其在风险领域,很多被人们认为是“常识”的议题反而更容易被忽视,结果,到了关键时刻,却没法调用这些“常识”,甚至忘记“常识”。“灰犀牛”事件往往会在此基础上扩散。我认为,中资企业的每一个个体都应当正视“常识”、更新“常识”和自我训练“常识”。

正确对待“偶发性”问题。很多“偶发性”事件被错误地归纳为“黑天鹅”事件或者“现象级”事件,人们很容易将其混淆。隐患的存在不仅仅可以是系统性的,也可以是非系统性的,它需要人们有足够的判断能力去辨别和预防。

两点思考

1)对2018年9月肯尼亚严查中资系列事件的思考

肯尼亚的中国企业似乎过多地依赖于大使馆。发生事情后,第一时间向大使馆通报和求助是正确的,但是完全依赖大使馆去解决问题,本身就是问题,会消耗大量的外交资源。

大使馆可以进行协调,但没法从根本上解决企业自身的问题。而很多中国企业由于是国企性质,企业行为上已经对行政部门产生了严重的依赖感,很难充分发挥企业自身的主动性和灵活性,自主自觉地用商业方法去解决问题。

在中国人圈子里,“工作签”是个“热词”

此外,现阶段中国企业面临的很多问题,也是自身投机取巧造成的。以工作签证为例,有些是为了节约企业成本而没有给员工申请工作签,钻了法律的空子。还有一些企业带着盲目的自信,在没有弄清楚当地实际状况的情况下,把在中国行之有效的方法和营商模式带到这边,没有依据地方法律和政策进行相应的调整,造成因违约而赔款的后果。

动态地分析去看,一些中国企业还存在“侥幸心理”和“应付意识”,遇到问题“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没有从根本上去反思自身管理的问题,正因为此,企业所遇到的问题会“反复发生”,从而一而再再而三地遭遇风险。

从专业的角度去看,当下的中国国企改革和“走出去”战略,是一个自我革新的“长痛”过程,只有严格自我标准,接纳、学习并吸收科学的管理经验,引进和培养一批更多“懂当地文化,敢于改变创新”的管理人才,才能适应全球化竞争,不仅在“量”上,更在“质”上与世界百强企业相匹敌,进而结合自身优势开发本土模式,引领发展潮流。
 
2)对2018年9月肯尼亚华人恐慌事件的思考

这涉及到中国人在非洲的文化错位结合。

什么是文化错位结合?当地警察为什么会将中国人作为重点突击检查的标靶?

从商业和文化的角度来看,中国人有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希望“破财免灾”。

怎么理解?中国人在非洲办事也好,遇到困难也罢,总是喜欢拿金钱解决问题。一些企业选择通过贿赂当地官员以求顺利,个人贿赂警察以保平安,此类例子不胜枚举。

在肯尼亚盛行的“索要文化”(图自:东非旗帜报)

而在当地的文化观念中,“索要文化”似乎与中国人这一习惯或认知“无缝对接”。当地人没有中国传统道德中的以“不劳而获”为代表的羞耻观和以“礼尚往来”为代表的社交习惯,遇到中国人给钱办事,当地人会觉得理所当然,久而久之,他们的“索贿”恶习便习以为常。

当然,在当地人看来,这不仅不算恶习,甚至可能是一种荣耀:谁得到的钱多,谁就更有面子。如此“周瑜打黄盖”一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当地人对中国人的印象是“行走的钱包”。赶上移民局突击检查,初期多数中国人不以为然,可能认为给一点钱就能够“破财免灾”;然而事与愿违,2018年9月的这次,警察遇到中国人,不由分说先抓走关进监狱,不仅开口要价,而且开的还是高价。

在我看来,这样的行为与“勒索”无异,这样的警察与“歹徒”无异。正因为此,中国人走在大街上,防警察跟防小偷防强盗一样。

肯尼亚政府的腐败,不仅是制度问题。“索要文化”已经深深地根植于他们的内心,就连当地平民都认为,政府在不断地从百姓手中“偷钱”。

中国人为什么还要助长这种不良行为呢?真的就如很多人所说,如果中国人不行贿,就没法拿到项目,没法开展经济活动了吗?

那么,我想问,欧美国家的公民是如何做到独善其身的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