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微信

海外生意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海外生意网 首页 投资百科 投资要闻 查看内容

非洲的困惑:为什么我们总是一无所获?

2019-4-15 21:56| 发布者: Africa| 查看: 16| 评论: 0|来自: 进出口经理人

摘要: 坦桑尼亚最近的“腰果危机”凸显了非洲各国生产商需要在国内增加产品附加值的迫切性。出口信贷机构融资可能是帮助非洲建立工业基地的一个解决方案。但工业基地仍然受到当地企业疲软和作物产量不佳的制约。坦桑尼亚总 ...
坦桑尼亚最近的“腰果危机”凸显了非洲各国生产商需要在国内增加产品附加值的迫切性。出口信贷机构融资可能是帮助非洲建立工业基地的一个解决方案。但工业基地仍然受到当地企业疲软和作物产量不佳的制约。
 
坦桑尼亚总统约翰· 马加富利(John Magafuli)下令提高腰果价格,以保护该国苦苦挣扎的农民, 并承诺在越南和印度的私人买家拒绝付款的情况下,购买整个2018年的农作物。这突显了许多非洲大宗商品生产商的长期问题。
 
非洲农民种植的腰果占世界总产量的45%左右,但非洲大陆90%的腰果出口到海外加工,这使得该产业失去了在非洲内部增加附加值和提高非洲在全球贸易市场份额的机会。非洲腰果联盟(Africa Cashew Alliance)估计,非洲生料腰果加工增长25%,将使该行业的家庭收入增加超过1亿美元。
 
事实上,坦桑尼亚的农民只得到了最低价,该国在加工后又进口了自己的坚果,以满足强劲的国内需求。我们很容易同情坦桑尼亚政府,但收缴作物和提高价格并不是长久之计。坦桑尼亚需要做的是发展当地的加工业,从而在其国内增加腰果的附加值,而不是把生料腰果拱手送给越南和印度。
 
“非洲就像一头为每个人工作的驴。我们生产能创造财富的东西,但几乎一无所获,因为我们不增加商品的价值。如果继续进行初级大宗商品贸易,那么,我们将一直是全球市场的边缘参与者,而不是真正的参与者。”非洲进出口银行(Afreximbank)总裁兼主席本尼迪克特·奥拉玛(Benedict Oramah)说。
 
资金匮乏:不情愿和冷漠
 
获取资金在国内增加附加值是非洲各国农业加工者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反映出非洲中小企业贸易融资的匮乏。它们大多数都被国际银行拒之门外,这些银行不愿意向任何低于投资级别的项目放贷,也不愿意为当地产业提供所需的少量资本。同时,非洲中小企业还面临着来自当地银行的资金成本过高问题,因为当地银行缺乏流动性,而且倾向于固定存款而非中小企业贷款。尽管非洲各国本地银行和区域银行为其国内客户群提供增值资金的数量在不断增加,但许多项目并未能成功实施。
 
看看尼日利亚就知道了。因为缺乏资金来支持冷链储存等最基本的产业链设施,该国在其丰富的番茄收成到达国内消费者餐桌之前损失了45%。“尼日利亚在将番茄酱进口到该国的过程中,花费了与损失的番茄产量相同的成本。” 非营利性组织技术服务处尼日利亚国家主管拉里·乌姆纳(Larry Umunna)说。目前,他参与了由洛克菲勒基金会资助的一个收益率项目,以减少番茄在价值链中的收成损失。
 
巴拉克基金管理公司(BarakFun dManagement)投资者关系经理吉尔斯·海德利(Giles Hedley)解释说,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因为增加附加值是企业更好地获取贸易融资的关键途径。从放贷的角度来看,增加附加值更有意义。巴拉克基金管理公司的产品包括Mi k o p o结构化信贷基金、为金属加工厂及农业提供长期信贷。“我们有一位借款人获得了一个非常好的投标项目,需要融资来扩大规模。它联系了南非的每一家银行,但都被拒绝了。该客户一直使用我们的短期贸易融资,最终也来到我们这里寻求长期贷款。”他说。
 
海德利分析说,银行不愿为增值融资,这也与投资者的冷漠相关。尽管巴拉克现有借款人的融资需求不断增加,但投资者对这种趋势并不热衷。“Mikopo基金正在运作,并有良好的业绩记录,但投资者资金流入缓慢。从收益率的角度来看,这是有吸引力的,但非洲的动荡意味着在非洲大陆捆绑长期资本是有风险的。它涉及5年期的融资,但最有利的融资是3年左右。”他表示。
 
不过,在海德利看来,投资者对增值融资热情更高的地方,是围绕当地创造就业机会和长期可持续发展的环境、社会和治理(ESG)角度。__这也是一个与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相一致的主题。机构投资者越来越多地试图将其纳入投资组合。“投资者希望讨论机会的影响面,而不仅仅从融资和商业的角度看问题。”海德利说。
 
融资难的持久问题促使一些专家从另一个角度看待增值难题。奥拉玛表示,非洲工厂和加工者应充分利用劳动力的相对优势,认识到资本的相对劣势。他解释说,铝土矿增值需要大量的资本投资。而换个角度想一下:非洲可以继续出口铝土矿,同时进口铝锭并压成薄片——这是需要密集劳动力的“最后一公里”增值环节。
 
另一个例子是棉花。相较将棉花轧成纱,生产商更应投资于价值链的末端并生产服装。“你可以出口原棉,进口面料并制衣。如果花1000万美元来制造服装,你可能会雇佣1000名工人,并增加出口,建造更多工厂。在资本稀缺的经济体中,出口原材料,进口需要劳动密集型活动才能生产的商品,然后再出口,可能更有意义。”奥拉玛解释说。
 
出口信贷机构的角色
 
出口信贷机构(ECAs)为非洲提供了一种使其获得更低成本融资的途径,从而帮助它实现大规模工业化,并使非洲出口商受益。
 
非洲首富阿利科·丹格特(Aliko Dangote)也是非洲大陆面食和面粉工厂增值的幕后推手。最近,他为尼日利亚一家大型炼油厂提供了45亿美元的债务融资,其中包括商业和开发银行以及出口信贷机构的支持,以减少尼日利亚对进口石油的依赖。
 
在其他例子中, 矿业集团希望从其资产负债表中剔除非洲项目的组成部分,推动项目开发,尤其是外包给重型设备和发电供应商。Sullivan&Worcester合伙人马克·诺里斯(MarkNorris)指出,这提供出口机会并得到了出口信贷机构的金融支持。
 
英国出口信贷(UKEF)民用、基础设施和能源主管亚当·哈里斯(Adam Harris)说,UKEF正与该国的出口商合作,为非洲农业部门创造一系列的机会,包括提供机械和车辆、灌溉系统、收获后的储存设施及牲畜福利。
 
出口信贷机构可能提供机械和服务来发展非洲的矿山和农场,但其促进本国出口的任务并没有推动非洲自己的制造业和当地基础设施的发展。不过,这种情况可能很快就会改变。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规定,出口信贷机构只能为非洲供应商和服务商的非洲项目提供30%的资金。
 
天达银行(Investec Bank)创始人兼机构财务主管克里斯·米特曼(Chris Mitman)表示,现在,改变这些规则的压力越来越大。他2018年11月在巴黎出席了OECD的利益相关者会议。“可能参与合同的当地企业无法获得由出口信贷机构支持的大量资金。如果OECD的规则得到改变,那么,出口信贷机构可以为非洲项目提供更多的本地支持。这些项目可以从当地获得资源,并对发展本地可持续的商业和工业大有裨益。”他说。
 
米特曼表示,出口信贷机构也越来越愿意与非洲本地银行和区域银行合作。这些银行已开始提高出口融资的专业度,并搭上出口信贷机构融资实力的便车。
 
历史上,由于担心非洲银行的信用评级及其__与借款人的关系,一些出口信贷机构已经终止了与这些银行的合作。“出口信贷机构将非洲本地银行和区域银行视为有价值的合作伙伴。现在的问题是,非洲本地银行是否有足够的资源来开发这个机会。”米特曼补充道,出口信贷机构对资金使用和运作的严格控制确保了一种透明度,这也将鼓励国际贷款机构参与非洲项目。
 
本地化的困境
 
但是,将新的制造设备投入非洲工厂,需要出口商深入调查在哪里可以销售它们的产品,以及本地化供应商如何在一个复杂的过程中获得出口信贷机构的支持。
 

在石油、天然气和采矿行业,本地化涉及在矿山和油田中持股的当地企业,以及炼油厂或石化行业的增值,因此,能够提供当地设备或服务的本地企业数量是一个问题。
 
伟凯律师事务所(White&Case)合伙人穆坤·德(Mukund Dhar)表示,一个成功的本地采购环境需要知识、工具和资本的增加。他说:“如果不具备有利的环境,当地企业就无法完全参与项目,或者只能以缺乏竞争力的价格供应商品和服务,因为它们必须先进口服务和商品,然后再供应给采购商。”
 
参与本地化还取决于本地企业在受限制的本地金融市场中获得资本。“当本地合作伙伴需要为其参与项目或资源开发提供资金却无法获得融资时,这就变得具有挑战性。”穆坤·德说。
 
这意味着国际投资者最终可能会承担本地参与者的财务重负。更糟糕的是,本地参与者的支出部分由国际参与者提供,而这一成本高昂的贷款将使本地参与者失去任何红利,除非商品价格翻倍或费用锐减。“这可能导致参与本地化变得毫无意义或虚幻。”穆坤·德说。他注意到了当地参与者获得本地货币资金的重要性。
 
国际性银行倾向于以美元或欧元放贷,这对借款人来说具有重大的外汇风险敞口。“贷款利率可能很低,但货币风险敞口和必要的最小债务规模方面的软成本可能会造成严重后果。而更多地接触本币融资可能会改变游戏规则。”穆坤·德解释道。
 
然而,哈里斯说,英国出口信贷为英国出口商品的非洲买家提供本币融资的步伐缓慢。2016年,英国出口信贷扩大了支持买方信贷融资的当地货币数量,将15种非洲货币纳入其中。“与所有本地货币借款人一样,非洲借款人必须权衡外汇管理风险与它们支付的利率。我们还没有完成第一笔非洲货币交易,但我们希望,随着对英国出口信贷提议的了解,更多借款人能探索这条道路。”他说。
 
另一个让英国企业担心的问题是贿赂法规。“英国企业需要足够的程序来确保当地人不参与贿赂和腐败,因为这将成为一种严格的责任犯罪。”诺里斯补充说,该法规的要求越来越多地被强加给缔约方,即使它们不是英国企业。
 
农业部门也有类似的情况。在那里, 低产量和脆弱的本地生产往往难以支持农作物加工厂的增值,从而迫使农业加工者进口原料。乌姆纳说:“在非洲许多国家,我们发现普通农民的竞争力仍然存在问题。”
 
乌姆纳用收益率数据来阐明了自己的观点。他解释说,尼日利亚每公顷玉米产量为1.8吨,而埃及每公顷玉米产量为7.7吨。尼日利亚每公顷水稻产量从1.3吨到2.2吨不等,而埃及每公顷水稻产量为9.5吨。如此糟糕的农作物产量触及了尼日利亚农业加工者的底线,他们总是寻求廉价的商品来源。“如果尼日利亚想成为加工商的主要供应者,其农业部门就需要提高产量”。
 
令人振奋的是, 奥兰(Olam)、雀巢(Nestlé)和联合利华(Unilever)等跨国企业已在卢旺达的两个茶叶加工厂投资3000万美元,可口可乐(Coca Cola)于2018年在内罗毕开设了一家新的增值饮料工厂,它们开始在“建设非洲(Build Africa)”和“资源非洲(SourceAfrica)”战略支持下,将更多资金投入到本地生产中。
 
但乌姆纳希望看到它们做得更多: “ 跨国企业辩称,其行动受消费者需求导向的影响,但它们也有能力通过‘非洲制造’战略来影响需求。就像中国谚语‘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一样。”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