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微信

海外生意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海外生意网 首页 拿项目 矿业项目 金矿 查看内容

每年数十亿美元黄金走私出境,非洲国家伤不起!

2019-4-26 22:42| 发布者: Africa| 查看: 31| 评论: 0|来自: 非洲矿业圈

摘要: 路透社的一项分析发现,每年有价值数十亿美元的黄金通过中东的阿联酋走私出非洲。而阿联酋是进入欧洲、美国等市场的门户。海关数据显示,阿联酋2016年从非洲进口价值151亿美元的黄金,超过其他任何国家,高于2006年 ...

路透社的一项分析发现,每年有价值数十亿美元的黄金通过中东的阿联酋走私出非洲。而阿联酋是进入欧洲、美国等市场的门户。 

海关数据显示,阿联酋2016年从非洲进口价值151亿美元的黄金,超过其他任何国家,高于2006年的13亿美元。总重量为446吨,纯度不同,比2006年的67吨有所提高。

 

迪拜黄金首饰市场,女士在挑选黄金珠宝 来源:新华社

大部分黄金交易没有记录在非洲国家的出口报告中。路透社采访的5名贸易经济学家表示,这表明大量黄金正在离开非洲,而生产这些黄金的国家却没有取得相应的税收。

以前的报告和研究强调了黑市上的黄金交易,其中包括儿童在内的黄金从业人员,与大企业没有关系,在几乎没有官方监督的情况下挖掘或开采黄金。

目前,没有人能给出非洲走私出境的黄金总价值的确切数字,但路透社的分析给出了一个估计的规模。路透社通过比较阿联酋的进口总额和非洲国家宣布的出口总额,评估了非法贸易的规模。非洲矿业公司对路透表示,他们没有将黄金运往阿联酋,这表明阿联酋从非洲进口的黄金来自其他非正式来源。

图片来源:新华社

非正式的黄金生产方法,在业界被称为“手工”或小规模采矿,正在全球范围内增长。手工采矿或小规模采矿为数百万非洲人提供了生计,并帮助一些人从传统贸易中赚取了他们做梦也想不到的钱。但是这些方法会将化学物质泄漏到岩石、土壤和河流中。加纳坦桑尼亚赞比亚等非洲国家政府抱怨称,黄金正被大规模非法生产和走私出境,有时是通过犯罪活动,而且往往付出高昂的人力和环境代价。 

图片来源:路透社

手工采矿开始于小型企业。但非洲第二大黄金生产国加纳总统纳纳•阿库福-阿多(Nana Akufo-Addo)今年2月在一次矿业会议上表示,个人采矿的“浪漫”时代已经让位给了由外国控制的犯罪集团经营的“大规模和危险”作业。

 但是并不是黄金产业链条上的每个人都违反法律规定。一些矿工是合法工作的,他们通常把黄金卖给中间商。中间商要么直接将黄金空运出去,要么通过非洲漏洞百出的边境进行交易,从而在快递员(通常是手提行李)将黄金运出非洲大陆之前,掩盖了黄金的来源。

例如,刚果民主共和国(DRC)是一个主要的黄金生产国,但其官方出口仅占其估计产量的一小部分:大部分都走私到邻国乌干达卢旺达CEEC主任蒂埃里•波利基表示,走私让刚果金政府感到担忧,但几乎没有办法阻止它。CEEC是刚果政府机构,旨在对黄金等高价值矿产进行登记、估价和征税。

来源:人民网

各国政府向联合国数据库Comtrade提供的海关数据显示,多年来,阿联酋一直是许多非洲国家黄金的主要目的地。2015年,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黄金消费国,从非洲进口的黄金超过了阿联酋。但在2016年(可获得的最新数据),阿联酋的进口额几乎是中国的两倍。当年非洲黄金进口量达85亿美元,中国远远落在第二位。全球黄金精炼中心瑞士以75亿美元的资产排名第三。

 大部分黄金在迪拜交易,迪拜是阿联酋黄金产业的所在地。 

阿联酋报告2016年从46个非洲国家进口黄金。在这些国家中,有25个国家没有向Comtrade提供它们对阿联酋黄金出口的数据。但阿联酋表示,该国从这些国家总共进口了价值74亿美元的黄金。 

此外,阿联酋从其他21个国家的大部分进口的黄金,远远超过了这些国家声称的出口。总而言之,阿联酋进口的黄金价值39亿美元,比这些国家出口的黄金多出67吨。 

非洲联盟(AfricanUnion)工业发展高级顾问弗兰克•穆坚尼(FrankMugyenyi)表示,在其的记录中,有大量黄金没有被记录就离开了非洲。阿联酋正从非洲不受监管的环境中获利。 

迪拜海关当局将路透社的查询转交给阿联酋外交部,但阿联酋外交部没有回应。阿联酋政府媒体办公室将路透转交给阿联酋联邦海关总署,后者也未作出回应。

路透社分析的数据中,并非所有的差异都必然指向非洲开采的黄金正通过阿联酋走私出去。微小的差异可能是由于运输成本和税收申报方式的不同、货物离开和到达之间的时间差,或者仅仅是错误造成的。黄金分析人士说,一些贸易,特别是来自埃及利比亚的贸易,可能包括回收的黄金。 

但在11个案例中,阿联酋宣布的每公斤进口额明显高于出口国的记录。研究非洲资本流动的经济学家莱昂塞•恩迪库马纳(Leonce Ndikumana)表示,这是为了减税而压低出口发票的“经典案例”。 

美国经济学家马修所罗门(MatthewSalomon)研究了利用贸易统计数据来确定非法资金流动的问题,他表示,这个问题值得仔细研究,特定商品贸易和特定国家之间的持续差异,能够识别非法活动的重大风险。 

污染、冲突和强盗 

过去10年,对黄金的高需求吸引了非正式矿工使用挖掘设备和有毒化学品来提高产量。受污染的水被送回河里,慢慢地毒害了需要水生存的人们。

长期以来,小型矿商一直在使用水银,拇指大小的瓶子很容易以10美元左右的价格买到,从矿石中提取金屑,然后将其冲洗掉。汞的毒性作用包括对肾脏、心脏、肝脏、脾脏和肺的损害,以及神经系统疾病,如震颤和肌肉无力。加纳的研究人员和矿工说,氰化物和硝酸也被用于这一过程。

工业采矿公司也对污染负有责任,从氰化物泄漏到与采矿作业产生的粉尘有关的呼吸问题。但包括刚果民主共和国、乌干达、乍得尼日尔、加纳、坦桑尼亚、津巴布韦马拉维布基纳法索马里苏丹在内的近12个国家在过去一年里抱怨未经授权采矿的危害。

 

在非洲布基纳法索,有一群未成年人从事着采金矿工的职业。他们不到10岁就来到矿区,从未上过学,出入近百米深的简陋矿井,甚至赤手接触水银。过去三年里,摄影师克里维克(Matjaz Krivic)用相机记录了他们的生活。图为2012年,在西非内陆国家布基纳法索,一名矿工在一个约6米深的新矿坑里劳作。他和他的工友花了两周时间挖出这个坑。他们每开一个采金井就会挖出一个地道。来源:人民网


布基纳法索在一些地区已经禁止小规模采矿基地组织有关的伊斯兰教徒是活跃的,本月早些时候,尼日利亚政府暂停采矿在动荡不安的的扎姆法拉州的西北部,说情报建立所谓“强烈和明显的nexus”武装土匪的活动和非法矿工之间。

强劲的价格助长了繁荣。如今,金价已超过每公斤4万美元,虽然低于2012年的峰值,但仍是20年前水平的4倍。

西方投资者想要黄金,这样他们就可以分散投资组合;印度和中国想用它来做珠宝。但大多数西方公司,以及为它们提供融资的银行,都避免直接处理非洲非工业黄金。西方公司不愿意冒险使用可能被开采的金属来为冲突提供资金,或者在刚果民主共和国或苏丹等国可能涉及侵犯人权的行为。许多乌干达商人因处理从刚果民主共和国走私出来的黄金而受到制裁。

目的地迪拜

在包括阿联酋在内的其他国家,这些担忧并不是什么大问题。过去10年,来自非洲的黄金对迪拜来说变得越来越重要。Comtrade数据显示,2006年至2016年,非洲黄金在阿联酋黄金进口中所占比重从18%升至近50%。

阿联酋的主要商品市场迪拜多元商品中心(DMCC)在其网站上自称为“全球贸易的门户”。黄金交易占阿联酋GDP的近五分之一。


然而,路透社没有联系到任何大型工业公司,包括安格鲁阿散蒂、锡班耶-斯蒂尔沃特和金矿,说他们把黄金运往那里。路透社联系了23家在非洲开展业务的矿业公司,其中最小的一家在2018年生产了2.5吨左右:其中21家公司表示,他们没有将金属运往迪拜进行精炼,另外两家公司没有回应。

尽管南非大型矿商在当地拥有炼金产能,但其他人给出的主要原因是,阿联酋没有一家炼金厂获得伦敦金银市场协会(LBMA)的认证。LBMA是西方市场黄金行业的标准制定者。

  

阿联酋迪拜,工人在阿联酋黄金集团有限公司的车间中工作,将熔解的黄金倒入水中。来源:新华社

LBMA首席技术官Neil Harby对路透表示,LBMA "不愿与该地区打交道",因担心海关、现金交易和随身携带黄金方面的弱点。调查人员和黄金行业人士表示,走私者可以轻松地将黄金装在手提行李中,乘飞机离开非洲,这有助于黄金在没有记录的情况下流出。阿联酋有限的监管意味着,非正式开采的黄金可以合法进口,免税。

非洲贸易商对路透表示,进口到迪拜的黄金几乎不需要什么文件。

DMCC发言人表示,公司拥有健全的监管框架,其中包括严格负责任的采购规定。这些都符合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经合组织)制定的负责任采购的国际基准。

来源:新华社

DMCC大宗商品主管桑吉夫•杜塔(Sanjeev Dutta)今年1月表示,该中心正在与非洲大陆的多数黄金生产国建立战略关系,“我们对这种生产方式及其负责任程度非常有信心”。他说,在过去12个月里,DMCC为炼金厂建立了一个名为“迪拜好货”(DubaiGood Delivery)的标准。他说,迪拜好货对负责任的采购和可持续性要求非常严格。他说:“我们追踪从负责任的采购到可持续发展,诸如人权等方面的权利。”“我们要求出口证书。”

杜塔表示,接受黄金作为手提行李进口的炼油厂数量“非常有限”,但他没有给出具体数字。

一些非洲矿商正在用挖掘机和破碎机取代镐和铲子——产量成倍增长。监管仍然不足,事故频发。今年2月的一个星期内,津巴布韦、几内亚利比里亚发生了三起非法采矿事故,造成100多人死亡。

通常,采矿者必须将其产出的一部分作为佣金交给控制矿井、出租设备或买卖黄金的人。全球见证组织(Global Witness)和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等非政府组织记录了童工、腐败以及一些地雷与冲突的关联。路透社访问了津巴布韦的一个矿井,人们说,他们必须交出一些发现的东西,才能被允许出矿井。

14岁的阿布戴尔(Abdul Haruna)是布基纳法索杜嘉矿村的数百名童工之一。图为2014年7月,他在漫长的一天劳作后跳进水中洗去身上的尘土。


路透社向14个非洲国家政府提交了分析报告。其中五人表示,这反映了他们对黄金被走私出境的担忧,他们正试图解决这一问题。其中一人说,他们不认为黄金走私对他们是一个问题。其余公司要么拒绝置评,要么没有回应。 

非洲各国政府都在努力研究如何管理这个行业,无论其风险有多大,它都为许多非洲公民提供了生计,而且可以作为收入来源加以利用。

包括科特迪瓦在内的一些国家正在逐步采取措施规范其非正式采矿活动。加纳和赞比亚已派遣安全部队进入矿区,停止作业,以便矿工能够登记,并制定相关规定。过去6年,加纳逮捕了数百名中国矿工,并驱逐了数千名中国矿工。 

上个月底,加纳临时禁止进口挖掘机设备,试图阻止使用重型机械进行非法采矿的激增。 

在非洲最大的黄金生产国之一苏丹,政府公布了一项30亿美元的计划,让私人银行与中央银行合作,从小型金矿商手中购买黄金,其价格将降低在黑市上出售黄金的吸引力。 

坦桑尼亚议会的一份报告估计,每年非正式开采的黄金产量有90%是走私出境的:政府希望中央银行买下这些黄金。今年3月,法国总统约翰•马格富里(JohnMagufuli)启动了一项计划,计划建立贸易中心,通过提供融资渠道和监管市场,使贸易正式化。

在布基纳法索,矿业部长OumarouIdani认为,该国正大规模向阿联酋流动黄金。在政府估计每年开采的9.5吨黄金中,只有200至400公斤向当局申报。部长表示,大部分黄金是从内陆国家布基纳法索走私到其大西洋沿岸邻国多哥的。在多哥,几乎没有对黄金征税。

多哥矿业发展和控制部门主任奈斯特·科西·阿德杰洪(Nestor Kossi Adjehoun)表示,非正式采矿是“一个我们尚未完全弄清楚的领域”。主任表示,目前多哥没有理由怀疑黄金是通过该国走私的。虽然知道迪拜是这些黄金的目的地,但由于(这笔交易)是欺诈性的,我没有任何细节。

翻译自国际矿业周刊,转载请注明:

来源:非洲矿业圈(ID: africa-ming)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