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微信

海外生意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海外生意网 首页 投资百科 投资要闻 查看内容

三大原因促美重返非洲,与中俄一争高下,能否吸取过去错误的教训成关键

2019-5-4 22:41| 发布者: Africa| 查看: 17| 评论: 0|来自: 西非华声

摘要: 去年12月,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在华盛顿特区的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发表演讲,概述了特朗普政府的新非洲战略。博尔顿表示,美国现在面临“大国竞争对手”,即俄罗斯和中国。 ...

去年12月,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在华盛顿特区的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发表演讲,概述了特朗普政府的新非洲战略。博尔顿表示,美国现在面临“大国竞争对手”,即俄罗斯和中国。在他看来,中俄两国正在非洲迅速扩大他们的金融和政治影响力,以获得对美国的竞争优势。

博尔顿(新华社/路透社)

博尔顿对大国竞争的描述,听起来就像冷战时期,当时美国和以苏联为首的共产主义强国,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地争夺摆脱殖民主义的新国家的影响力。


冷战结束时,美国几乎完全撤出了非洲。上世纪90年代,华盛顿与世界上一个它不再认为有任何重大利益的地区划清了界限。

但在21世纪,美国的政策发生了重大转变。现在出现的情况是,人们重新将撒哈拉以南非洲视为美国地缘政治和商业利益的中心。这种逆转基于三个因素。

首先是石油,非洲新石油供应的重要性日益增加。 

第二是反恐,据称恐怖分子存在于撒哈拉以南非洲“大片不受控制、无人管理的地区”。 

第三是商业机会,非洲中产阶级消费者的崛起,成为美国出口的一个潜在新市场。

石油


在乔治 W.布什(George W. Bush)任内,美国认识到,来自几内亚湾的非洲石油已成为“决定石油市场状况的一个重要因素”。

非洲也有许多边境石油国家,这些国家可能在未来十年成为热门的勘探地区。这些国家包括圣多美和普林西比冈比亚利比里亚多哥贝宁尼日尔

华盛顿发起了一项提高非洲主要产油国石油部门透明度的计划,以使这些国家更好地吸收开发能源资源所需的巨额投资,并为我们自己的能源安全作出更可靠的贡献。

出于能源安全考虑,美国在几内亚湾开展了更多军事行动。2004年,负责非洲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查尔斯·斯奈德(Charles Snyder)呼吁实施西非海岸安全计划,因为很多新发现的石油实际上都在近海。没有人能保护它,除非我们建立非洲海岸舰队。

这导致美国海军在2007年启动非洲伙伴关系站,以帮助几内亚湾国家保护该地区免受海上安全威胁。

在奥巴马执政期间,对能源安全的关注一直持续到现在。奥巴马政府建立了“奥班加姆快车行动”(Operation Obangame Express)和“非洲海上执法伙伴关系”(African Maritime Law Enforcement Partnership),培训几内亚海湾国家保护海上能源。

这两项政策在特朗普政府时期都得到了延续。

反恐

2001年9月美国遭受恐怖袭击,使美国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安全战略进入了新的反恐层面。该地区开始被视为“不稳定之弧”的一部分,从拉丁美洲一直延伸到非洲和中东,再延伸到亚洲。它的“无人管理的空间和无人管理的领土”可能为“恐怖分子提供庇护所”。

为了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布什和奥巴马政府制定了一系列旨在加强边境安全和建立国内安全的计划。美国发起了一系列行动,旨在增强非洲国家的安全能力。美国政府认为,非洲国家很容易受到恐怖分子的渗透。

其中包括(仅举几个例子)非洲之角联合特遣部队(2002-至今)、东非区域反恐怖主义伙伴关系(2009-至今)和反恐怖主义伙伴关系资金(2014-至今)。

2007年,美国成立了新的军事指挥机构——非洲司令部(AFRICOM),这标志着美国在非洲的军事存在不断扩大。它负责美国在非洲大陆的所有军事行动,包括轰炸索马里

商业机会

最后,近年来,美国对非洲的兴趣是出于商业考虑。2012年4月,美国助理贸易代表弗洛利泽尔•莱塞(Florizelle Liser)向国会表示,撒哈拉以南非洲拥有世界上许多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中产阶级消费者增长迅速,他们“对美国优质产品的需求越来越高”。其中一个结果是2012年通过的一项法律,该法律寻求通过增加对非洲的出口来增加美国的就业。

非洲的商业机会也是2014年首届美国-非洲领导人峰会的核心议题。这见证了“在非洲经商”(Doing Business in Africa)运动的启动。

美国能否取得成功?

特朗普政府扩大了对索马里的轰炸,延续了布什(Bush)和奥巴马(Obama)时代的反恐计划,以及它自己对非洲的新战略,这些都表明,政策制定者继续从地缘政治的角度看待非洲大陆。

特朗普在这方面特别强调了美国面临的来自中国的竞争,但鉴于中国在非洲只有一个军事基地,这很难想象。

但特朗普政府必须从布什和奥巴马最近犯下的错误中吸取教训。这包括美国的行动在某些情况下产生的负面影响。以其对2006年埃塞俄比亚入侵索马里以及随后埃塞俄比亚领导的占领部队的支持为例。这些行动促进了极端伊斯兰组织青年党(Al Shabaab)的发展,该组织于2012年与基地组织(Al Qaeda)合并,并开始在其他国家发动袭击。

美国参议院的一份报告得出结论:

基地组织现在在非洲是一个更加复杂和危险的组织,它在索马里的立足可能得益于西方大国及其盟友的介入。

美国在索马里的空袭很可能“只会增加民众对青年党(Al-Shabaab)的支持”。

更广泛地说,华盛顿的内部安全和能力建设计划没有奏效。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随着马里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Al-Qaeda)和尼日利亚博科圣地(Boko Haram)的崛起,非洲的恐怖主义已经恶化。

美国政策制定者需要重新思考,基于美国优先事项和选择的安全议程,是否总是能够解决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面临的问题。

来源:非洲经济商业观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