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微信

海外生意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非洲成立自由贸易区 “一带一路”将发挥更大影响

2019-7-8 21:09| 发布者: Africa| 查看: 16| 评论: 0|来自: 莫桑比克华人报

摘要: 非洲联盟非洲自由贸易区特别峰会,于当地时间2019年7月7日在尼日尔首都尼亚美开幕,并宣布已于5月30日生效的非洲自由贸易区(African Continental Free Trade Agreement,AfCFTA)正式成立。在非洲联盟55个成员国中 ...

非洲联盟非洲自由贸易区特别峰会,于当地时间2019年7月7日在尼日尔首都尼亚美开幕,并宣布已于5月30日生效的非洲自由贸易区(African Continental Free Trade Agreement,AfCFTA)正式成立。在非洲联盟55个成员国中,除了厄立特里亚以外都已签署该自贸区协议,涵盖人口近13亿,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区域自由贸易区,发展潜力不容小觑。 


非洲联盟特别峰会宣布非洲自由贸易区(AfCFTA)正式成立(图源:Getty) 


当前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为中国与欧盟,自由贸易区成立后将再推升外贸关系,不过更有利的则是消解境内各国间的贸易障碍。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UNECA)认为,若能落实自贸区协议与贸易便利化,非洲内部贸易额将有望再增加52.3%。而根据世界银行研究员希波吕特‧福法克(Hippolyte Fofack)于2018年12月发表的报告,非洲经济一体化的障碍乃区域各国的非关税壁垒,如繁琐的海关手续、检查程序、边境延误、要求进口商购买过境债券等,这造成非洲与其他地区的贸易比境内各国间还发达。 


以非洲最大的经济体南非尼日利亚为例,前者2018年的15个主要出口国中,仅有博茨瓦纳纳米比亚莫桑比克赞比亚津巴布韦是非洲国家,其他则是中国、德国、英国、美国、日本、印度等国,且排名最靠前的博茨瓦纳也只是南非第七大出口国,非洲五国合计起来只占南非出口总额16.7%。至于南非的前十大进口国除了尼日利亚外,全是中国、沙特、泰国、德国等非洲域外国家。尼日利亚的前15个主要出口国也是只有南非、科特迪瓦多哥为非洲国家,仅占其出口总额10.4%,至于十大进口国则没有一个来自非洲。 


除了希波吕特提及的原因之外,非洲国家缺乏联系彼此的基础建设也是造成该现象的成因之一。然而,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将带来的大量基建项目,将有助于解决这自殖民时期以来就存在的沉疴,且随着自贸区的成立,非洲国家将更需要类似“一带一路”的计划以利贸易互通。如连通埃塞厄比亚和吉布提的亚吉铁路、尼日利亚的阿卡铁路,以及肯尼亚的蒙内铁路与内马铁路,以及以肯尼亚铁路为基础构建更广大的东非铁路网的蓝图。在港口方面,则有埃及的塞德港与苏伊士港、苏丹的苏丹港、科特迪瓦的阿比让港、多哥的洛美港等。至于公路、机场、水电站等项目亦为数颇多。且值得注意的是,“一带一路”倡议的参与国有部分是经济较落后或政治动荡的地区,如南苏丹、尼日利亚等,欧美外商较无意愿投资,直到“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方使这些国家得到进一步建设,进而推动工业化的步伐。 


更重要的是,中国是促成非洲自由贸易区谈判与成立的重要推手之一,欧美各国反倒没那么热中。尤其是美国,其在非洲的贸易额还不如欧盟。虽然美国甫于2019年6月19日于莫桑比克举行的第12届美国非洲商业峰会(U.S.-Africa Business Summit)上,宣布正式启动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于2018年12月提出的“繁荣非洲”(Prosper Africa)战略,美国将以2018年10月新设立的“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United States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Finance Corporation,DFC)提供最多600亿美元贷款。但该战略与其说是协助非洲国家发展,毋宁说仅是为了抵销、反制中国在非洲的影响力。当“繁荣非洲”刚推出时,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John Robert Bolton)才痛骂中国与俄国企业在非洲的“掠夺”,要求非洲应该选择美国,但对欧盟与非洲间的贸易额远远超过美国这项事实则绝口不提,反而仅拿中国、甚至拿在非洲经济地位不高的俄国说事,明显带有针对性。加上多年来美国不停炒作中国欲利用经济势力“殖民”非洲、“一带一路”倡议将带来庞大“债务陷阱”等说法,更可见美国的政治企图。 


再说美国海外私人投资公司(Overseas Private Investment Corporation,OPIC)的非洲部门总经理瓦库(Worku Gachou),虽于2019年6月向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宣称“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将为让发展中国家更形穷困的中国沉重债务模式提供一个强力的替代方案”,但所谓的“替代方案”并没有提供像“一带一路”倡议般广大的基建与制造业项目,因为中非合作的纺织、建材、食品加工等工业和互联网计划,有许多是美国不占优势甚至早已移转出去的工业类别,要如何满足欲实现“非洲制造”的非洲国家所需?不仅如此,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还以增加海外投资工具为诱因,鼓励投资者向非洲投入私募股权基金,这无非是凸显特朗普政府不愿自掏腰包投资非洲的吝啬,也让美国游资多了炒作的市场,对非洲实体产业的发展实在帮助有限,从中获利的恐以美国资本为大。 


曾在非洲拥有最多殖民地的法国亦然。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Jean-Michel Frédéric Macron)上任后多次出访非洲,一面宣称加大投资、一面鼓吹“中国威胁”。如最近一次在2019年3月的出访,马克龙又于吉布提耸动地警告“中国是个巨大的世界强权且在许多国家扩张其存在,尤其是近年来在非洲”,并意有所指地攻讦中国贷款“有些短期内看上去好的东西,结果时常在中长期后变糟”,最后更声称“我不希望新一代的国际投资侵犯我们历史伙伴的主权或削弱经济”。 


然而法国迄今仍部署军队在马里、科特迪瓦、尼日尔等国,还不时派兵介入当地内战,法国财政部更把持中非与西非法郎的印制、发行与汇率,使用国得将一半外汇存放于法国中央银行内,丝毫没有货币自主权,也给非洲自由贸易区埋下法国干涉的隐忧。这种对非洲领土与货币的控制才是赤裸裸的侵犯主权,但法国乃至于整个欧美阵营咸对此视若无睹,对西非经济共同体想推出的共同货币ECO也不停泼冷水。如此行径,究竟是不是真心在乎“历史伙伴”的利益,相信非洲各国感受得最清楚。 


 归根究柢,欧美各国仍摆脱不了殖民时期的帝国主义作风,其仅把非洲视为输出政治与经济势力的附庸地带,只盼非洲继续扮演被剥削的边陲国家,负责提供廉价的劳动力、原物料和市场,对促进非洲一体化或成立自由贸易区兴趣缺缺,以免非洲茁壮为挑战核心国家利益的新兴集团。也正由于欧美对长期处于世界体系中核心国家、剥削半边陲国家与边陲国家太过习以为常,迫使非洲国家转向不附带政治条件的中国寻求援助,因而在经济层面得到质与量的飞跃性增长,毕竟中国强调的是双方“共赢”的发展策略,故不吝于移转非洲所需的技术和资本。欧美对此却毫不自省,不但没提出如“一带一路”倡议般的宏大计划挹注非洲,反而还嫉视中国并指责其“殖民”非洲。但这样的指控到底合不合理,从中国与非洲之间日趋紧密的贸易往来、以及非洲领导者对中国投资的赞誉,已给世人可靠的解答。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