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微信

海外生意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海外生意网 首页 开店面 休闲类 娱乐业动态 查看内容

人在非洲,赌场江湖:一个你所不知道的隐秘世界

2019-7-14 11:21| 发布者: Africa| 查看: 76| 评论: 0|来自: 驻外之家

摘要: 世界上绝大部分的赌场都没有钟,没有窗户,没有镜子。空调向赌场里不断送氧,周围美女环侍,烟雾缭绕。赌场把赌徒们从时间和空间上锁闭了起来,让他们无法看到自己行尸走肉的躯壳。在赌场里的,哪一个有尊严?为了戒 ...
世界上绝大部分的赌场都没有钟,没有窗户,没有镜子。空调向赌场里不断送氧,周围美女环侍,烟雾缭绕。赌场把赌徒们从时间和空间上锁闭了起来,让他们无法看到自己行尸走肉的躯壳。


在赌场里的,哪一个有尊严?

为了戒赌,她去赌场工作

Echily在几年前迷上了赌博,那时候的她工作轻松,往往从下午进赌场,要到凌晨才回去。几年后为了戒赌,又特地跑到赌场去工作。现在,她对赌场已经毫无好感。

“赌场一般都是谁开的?”

“基本都是白人。”

“来的十个人里面,有多少是中国人?”

“七、八个吧。”她想了会。

“!”

“嗯。同样的事情,中国人做错了,赌场一般都先向着中国人。一些印度人和白人都会因此有意见。”



Echily女士说,现在在赌场的工资,比当时低多了。但是,用她自己的话说,只要沾上赌,挣再多钱也是白搭。一不去赌场,就跟抓心挠肝一样。于是她就跟常去的那家赌场老板谈,那人很快也同意了。

“在那儿工作,和在那亲自上阵赌博,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吗?”

“现在,我看到赌桌就想吐。下班的时候,一分钟都不想在里面多待,整天烟雾缭绕,我真的害怕自己哪一天猝死在里面。”
“这么严重?”

“是的。前阵子,有一个当地保安,就在回家的公交车上猝死了。我们很多人每年都会去检查身体,就怕得上什么病。”

“你还准备在里面待多久?”

“我的合同还有半年到期,我就想赶紧离开。”

谈起赌场,Echily的感觉是又爱又恨,甚至更多的还是爱,因为它帮助自己戒掉了赌。看到那些还沉迷其中的中国赌徒,她的感受真实又复杂。

“说实话,我希望他们输。这是他们应得的,因为我在里面输过好多钱。他们赢的话我心里就不平衡,他们输了我就当在看戏。”



“但是呢,当他们输得差不多了,我又希望他们赢,不然输光了回家,我就没的看了。我这样是不是很变态?”她自己也笑了。

Echily有位同乡好友,一个女孩子,长年混迹在赌场之中无法自拔。
“你不会去劝她吗?”

“劝过。”

“真的戒不掉?”

“戒不掉。我说,你这样子一点尊严都没有了。”她回答我。

“在赌场里的,哪一个有尊严?”

世界上绝大部分的赌场都没有钟,没有窗户,没有镜子。空调向赌场里不断送氧,周围美女环侍,烟雾缭绕。赌场把赌徒们从时间和空间上锁闭了起来,让他们无法看到自己行尸走肉的躯壳。

十赌九输,赢的那个是——中国大妈?

在东非某国的赌场,有个传说,一位中国大妈,不会英语,不会斯瓦西里语,其实她带着浓重口音的普通话很多中国人也听不懂。但是,她总能找到方式出入赌场,来去自由。更神奇的是,每年还能赚赌场几千美金。

一天傍晚,我见到这位大妈,那时候她正在做饭。和想象中的赌徒不一样,大妈正常得没法再正常了,完全就是隔壁住的李大妈张阿姨。
吃着大妈做的家常菜,她开始聊起了她的赌场生涯。

大妈来非洲也有些年头了,在她心目中,赌场并不是什么罪恶的渊薮,也不是什么龙潭虎穴。赌场和国内跳广场舞的广场、打牌打麻将的老年活动室差不多。

大妈介绍,赌场特别喜欢中国人,逢年过节,赌场里都会搞搞抽奖,做点活动,甚至还有返利。那时候,赌场的人就特别的多。


而非洲很多城市的主干道上,也随处可见写着中国字、印着中国美女面孔的赌场大海报。

路边随处可见的中文赌场海报

在非洲开赌场有个秘诀,就是一定要开在中国人多的地方。为了照顾中国人生意,赌场还会去聘用一些中国人。有的中国人从荷官、前台做起,最后也能升到管理层,坐办公室,朝九晚五,摆脱那种没日没夜的日子。而中餐和中国茶,也几乎成为各个赌场的标配。


大妈说,她每次都会带着一小笔钱,输了就看着,赢了到点也会回来。有个印度老太太和她是好赌友,他们经常一块儿去玩两把。

“现在住的地方离赌场远了,赌友也隔得远,去的就少了,偶尔周末去一下。”

谈起赌场里的人和事,大妈一直很淡定,和唠家常一样。
“原来有个中国女会计,赌上瘾了,挪用了公司一大笔钱。最后走投无路,跑到外地上吊了”。

不过说起这个曾经认识的20多岁的姑娘,大妈也是很唏嘘。

晚上,记者跟随大妈去了一个她经常光顾的赌场。大妈和逛菜市场一样轻车熟路,穿过一台台的老虎机,走到“七张牌”的赌桌前一坐,跟旁边的中国人打招呼,“今天牌怎么样?”

说起为什么会去赌场,大妈的回答和大部分人一样:在这里没什么玩的。中国人一般又只和中国人待一块,一个人去,周围的人也就跟着去了。
“国内没有这个,很多人想来看看。”

非洲赌博欣欣向荣,赚的大多是中国人的钱

在非洲,最大的赌博市场毫无疑问就是南非。南非的赌博收入预计在2019年上升至30亿兰特。虽然非洲各国的经济疲软,但近几年非洲的赌博收入反而增加了。

根据南非赌博行业的报告,2016年,南非各类赌博总收入达到了263亿兰特(20.5亿美元),增长幅度9.9%,甩开0.3%的GDP年增长率十条街。

其中,2014-15财年赌场总收入增长4.5%,2015-16财年增长更是达到了7.4%。这个逆势上扬的行业一年给南非提供税收也高达28亿兰特(1.5亿美元),增幅达11.9%。

2015年10月31日,南非贸易和工业部发出的通知,增加赌场牌照,将调整至40至41个赌场。而线上赌场等新形式也方兴未艾。


在西非与东非,情况也大抵如此。非洲第一大经济体尼日利亚赌博业的年复合增长率为8.5%,在2019年收入总额预计将达到7000万美元。肯尼亚则为7.5%。

毫不讳言,在这些数字之中,有钱有闲的中国人绝对是当之无愧的消费主力。

某赌场在杂志上刊登的中文广告

赞比亚,更是有将近一半的的赌场是中国人自己开的。首都卢萨卡大名鼎鼎的“长城赌场”,最初就是由一名中国人建起来的。

在东非的坦桑尼亚,有一位富姓老板,生意做得非常红火。自从迷上赌博之后,就整晚整晚地泡在赌场,生意也荒废了。前阵子他的朋友说,去富老板的仓库看货的时候,已经空空如也,还在国内国外都欠了一屁股的高利贷,而他向中国“同胞”所借的高利贷,每天的利息是5%。

“他已经完了。”

据部分知情人透露,目前赌场普遍的高利贷还款期限是一周,三天之内还清的利率为5%,而一周的利率达到了10%。

事实上,很多放水(贷)的人和赌场并没有直接关系,赌场也不会从他们身上抽成。最终赌场还是选择把他们放了进来,毕竟可以增加赌场的收入。而其中给中国人放高利贷的,很大一部分也都是中国人。



除去放贷的,也有赌友之间的相互借贷。从一百两百美金,发展到上万,几十万。最后借钱的一方可能一夜之间人间蒸发,被借的人孑然一身。
在南非的某些赌场,至今还流传着这样的故事:

中国某南部省份老板,在南非迷上了赌博,输光了手头所有的资金,向亲戚朋友借,向高利贷借,最终欠下了几百万的赌债,最后直接把手下几千万的重型机械设备押上赌桌,一夜之间赔得倾家荡产。

富老板也不是没有赢过,据说有个晚上一把赢了1000万先令(约合3万人民币),但转眼又赔了四五千万进去。富老板现在还会经常出入赌场,钱不够了就借,实在借不了就拿身上的珠宝、手表,甚至汽车低价卖出换取现金。

以前阔绰的时候,赌场和赌场的工作人员都对其毕恭毕敬,如今他也沦落到到处问人借钱的地步。

一个赌场的工作人员说:

“赌场的人都很冷血、很势力。他们会去打听你有多少钱,还能赌多少钱。对于钱砸得多的外国客户,他们专门负责往返和在当地的食宿。总之,要什么给什么,把你哄得非常舒服。而你没落了,或者很长时间不来了,他们看到你就跟不认识一样。”

非洲的赌场,怎么就成了中国“同乡会”?

几乎在每个非洲主要国家,赌博都是中国使馆和中国企业明令反对的东西。但是,即便说出“只要有赌场记录的人,一律不提供领事保护”“一旦进赌场,立即开除”这样的狠话,跑到赌场里去一掷千金的人还是如过江之鲫。

于是,往往一个中国赌徒带着一群刚来非洲的中国人,共同“堕落”,赌场成了中国“同乡会”。遗憾的是,这个“同乡会”没有互帮互助,唇齿相依,更多的却是同胞之间的倾轧和欺诈,令人心寒。

一个中国赌徒跟我讲了发生在他自己身上的事情:

他和一位同乡在赌场上相识,随后两人之间产生了几千美元的债务。其中同乡以回家取钱还款为由,将他骗至偏僻处,用石头猛砸其头部后逃窜。他捡回一条命之后,就开始和妻子两个人满世界找那个同乡算账。

一年了,此人杳无踪迹。

“非洲生活无聊空虚”、“国内没有想去看看”基本是所有赌徒告诉你去赌场的原因。不同于很多人对非洲的印象,许多赌博业发达的国家,其他的娱乐设施其实也没有那么贫瘠。

上网、吃饭即便不如国内那么方便,也还是可以满足大部分人的需求。在非洲的中国人回国之后,也不见得娱乐活动就会如何地丰富起来。

本世纪初的非洲,有如上世纪初的“远东”。虽然是人们心中的化外之地,但钱是真的好赚。在南部非洲,十多年前就有中国人运一集装箱风油精赚几百万美元的致富神话。生活的确是艰苦,但钱也的确好挣。一夜暴富的中国人开始挥金如土,花钱的确是带来满足感的最廉价的途径。


肾上腺素和多巴胺的超量释放,让刚刚走出国门的中国人迷失在赌场中,忘记了他们之前付出的艰辛和家中亲人的牵挂。相比而言,靠长期奋斗获得成就感的过程都会了无乐趣,只有不断重复这种一掷千金的行为,才能获得相当的快感体验。

在正常的生活环境中,一个人的社会角色与身份认同是相对完整的。但是对于来到非洲的中国人,难以融入、或者说无意融入当地的生活,妻儿子女也往往不在身边,突然被斩断的社会关系导致了巨大的空虚和茫然。

此时,一点兴奋的火星可以点燃中国人心中被压抑的能量。赌场本身的神秘感、极致的服务体验和一掷千金时的亢奋,足可以调动起每一个人的赌徒潜能。

为此,一些中国企业开始尝试组织员工的业余文化生活,允许携带家眷,部分国家甚至建起了佛教寺庙,满足当地华人的精神文化需求。而非洲国家网络和文化设施的日益完善,也的确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在非华人的思乡之情,将华人从赌场中拉回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