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微信

海外生意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海外生意网 首页 投资百科 投资要闻 查看内容

非洲之行,夜不闭户,中国商铺遍地开花

2019-8-18 21:47| 发布者: Africa| 查看: 23| 评论: 0|来自: 非中经贸

摘要: 国内朋友常问我:非洲乱吗?我回答:基本上挺安全的,跟国内差不多,但非洲肯定比亚洲要好。你看,亚洲的阿富汗、伊兰克自杀性爆炸经常死人,巴基斯坦连陆军总部内的军人都会被劫为人质。很多非洲国家的年GDP增长都在 ...
国内朋友常问我:非洲乱吗?我回答:基本上挺安全的,跟国内差不多,但非洲肯定比亚洲要好。你看,亚洲的阿富汗、伊兰克自杀性爆炸经常死人,巴基斯坦连陆军总部内的军人都会被劫为人质。

 

 

很多非洲国家的年GDP增长都在5%左右,这完全归功于他们政局稳定,社会安定,政府和人民专心致力于发展经济改善生活。在非洲,我常听到的一句话是:“我们厌恶战争”。这句有代表性的话反映了非洲老百姓渴望和平发展的普遍心态。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是世界上最贫穷落后的地方,过去的战争让他们失去太多了,就算过去轰轰烈烈的国家独立运动,也没有给他们带来富足的生活,不少非洲百姓甚至怀念过去:以前的生活比现在好。众所周知:七十年代前后,世界农产品的价格比当今好得多,百姓的日子也更好过。现在非洲大多数国家的首都、大城市基本上都是那个年代建设起来的,比如莫桑比克的马普托的城市规划、规模让我惊讶,几十层的高楼随眼可见,肯定不会输给我们国内当时的大城市。以前我们国家为了政治上的需要,一直援助非洲,我们的人民勒紧自己的裤腰带,其实那时我们百姓生活水平还不如非洲。

 

 

国内的人们对非洲乱的印象缘于过去传统的观念,现在非洲绝大多数国家都实行自由民主选举,军人政变的事情很少了。南非的约翰内斯堡治安不好,是出了名的,还危及了世界杯足球赛的举办,但南非的经济发展水平,约翰内斯堡的社会财富在非洲都是特立独行的例子,非洲只有一个南非一个约堡,它没有普遍意义,再说约堡在南非也是特例,南非在约堡以外的地方治安也好些。


初到非洲的人,见到满街的警察背着长枪短枪上班,在乌干达坎帕拉还到处是佩枪的保安,让人精神紧张。其实你住上一段时间后,就会发现没那么可怕,我在坎帕拉二年就没有看到开枪的。在非洲,离开首都,社会治安更好,百姓对外国人的态度普遍友好,那里你完全感觉轻松自在。

 

 

毗邻南非的莫桑比克首都马普托,治安风气受南非约堡的影响,在非洲算是治安不好的成市,但我在马普托夜晚一个人自由行动,没有感到丝毫不便,逛街购物访友上餐厅吃晚饭,该干嘛干嘛,我的朋友卢姐一个单身女子,经营一家公司,有接待国内来莫商务考察,帮助开办注册公司,开办中文学校等等很多业务。离开了马普托,莫桑比克的广大城乡社会治安很好,马西西市离马普托500公里,在该国唯一一条贯穿南北动脉的公路上,是伊里扬巴里省的经济商业贸易中心,我在该市生活了一段时光,马西西市里百姓住家的围墙都是矮矮的,只有膝盖高,围墙的主要功能不是防贼盗的,当地的大人小孩都喜欢坐在街边围墙上乘凉聊天。刚到那里的时候,大家小心谨慎的,晚上有外出时都喜欢叫我这个老非洲陪着,很快大家觉得没必要这么紧张了,我们的机器设备,从货柜卸下来后,存放在一个当地修车厂的仓库里,一直完好无损,没有少一个螺丝。马西西大街小巷的路边,百姓门前屋后的水果树上挂满了成熟的芒果、柠檬没人偷采。

刚到马西西就感觉当地人特别友好,政府官员、商家百姓见到你都会热情打招呼问好,很快我就跟他们中的很多人变成熟人朋友。如果你常去酒吧、咖啡馆坐坐,可以认识当地很多官员和乡绅,积累不少人脉。

 

 

马西西有3家中国商铺,大家都安居乐业,与当地人友好相处,周末的时候,几个中国人都会聚在一起吃饭、打台球、喝啤酒,他们喜欢在酒吧前打台球,谁输一局喝一小瓶啤酒,有时候当地人也跟他们赛球赌钱,高哥是他们中酒量、球艺最好一个,高哥是吉林延边朝鲜族的,习惯人们叫他高哥,如果是年纪比他轻的叫他小高,他会觉得你不尊重他(不像我们福建人喜欢小x称呼自己)。别看高哥年纪不大(30多岁),在非洲生活十几年了,所以他萄语比普通话流利,早年从几内亚过来,是第一个到马西西做生意的中国人,以前一个人天天混在黑人中,高哥在当地黑人中人缘很好,有很多当地的铁哥们,他为人豪爽仗义,你到马西西有困难找他,他会乐意帮忙。
 
另外一家中国店是福建福清人小陈开的,夫妻两人在距离一千米的不同市场各开一间服装百货店,各雇两个黑工,莫桑比克从葡萄牙殖民时代留下的规矩是:商家中午要歇业休息,中午的时候小陈会步行十几分钟到他老婆店里吃午饭,小陈老婆很漂亮很能干,一边做生意,一边买菜做好香喷喷的午饭等老公来吃。说起小陈,不能不提及他的家族生意,他的兄弟姐妹堂哥表兄弟,遍布莫桑比克几十个大小城镇,很多小一点的城市就他们亲戚的一家中国店,他的姐夫是莫桑比克第二大城市贝拉的华商会长,很热心地帮过我的忙。

 

还有一家中国店就是大钟一个中国人开的电器店,他到莫桑比克一年多了,没有剪过头发,长发飘飘的,中国人都称他长毛,大钟虽瘦弱矮小,但他自称练过功夫,生意蛮好,他修电器的技术在当地名声渐大,当地人抱着电器找他修理,他爱修不修的,价格不容商量。在那里,我跟他都是单身,很快成为好朋友,有时我到他屋里看电视迟了,干脆睡在那里,二人天南海北聊到半夜。
 
在马西西还有一个中国人不能不提,就是从南非约堡来的李姐,没见到她时,我就听说李姐当年在约堡叱咤风云,手下帮她收账的中国人就有几十个,现在一个人到莫桑比克来开展新业务,我见到她以后,果然是大姐风范,见多识广,气度非凡。

 

 

从我上面的叙述中,你是不是能感受到在莫桑比克在马西西的中国人安全平和的生活呢?为了体验和享受这种自由安全的感觉,在马西西我经常晚上睡觉时不关房门,虽然我心里也准备了半夜小偷、强盗闯进来的处理预案,却一直没有机会用上。
 

在莫桑比克,马西西的安全不是仅此一地,我到过其它很多地方,一样感受到那种自由自在,我相信非洲很多地方都是这样。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