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微信

海外生意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海外生意网 首页 投资百科 投资要闻 查看内容

埃塞制造,正在忧虑中前行

2019-8-19 22:34| 发布者: Africa| 查看: 60| 评论: 0|来自: 投资埃塞

摘要: 走进一家大型的中国钢厂,车间内却空无一人。笨重而布满尘埃的机器,懒散地沐浴在从窗外和天花板上洒下的阳光中。总经理告诉我们,这样的画面一年中都要持续8-9个月,银行开不出信用证,工厂就无法进口钢坯,最终只 ...

走进一家大型的中国钢厂,车间内却空无一人。

 

笨重而布满尘埃的机器,懒散地沐浴在从窗外和天花板上洒下的阳光中。

 

总经理告诉我们,这样的画面一年中都要持续8-9个月,银行开不出信用证,工厂就无法进口钢坯,最终只能被迫停工。公司规定,停产期间禁止职工上班时间打扑克、下棋,中国员工们很无奈,年纪轻轻的就过上了半养老的日子。

 

在另一家中国服装厂里却呈现着一幅截然不同的画面。生产线上一排排的缝纫机正发出悠扬的哒哒声,每一排车工负责加工牛仔裤中的一道工序,最后熨烫、折叠、包装。

 

这家工厂从布料到标签和缝纫线都是从中国进口,但还是巧妙地绕开了外汇短缺的困境。原先是专销国内市场,后来也遇到了外汇短缺的瓶颈,在国内销售供不应求的前提下,果断以低于国内市场的利润出口部分服装,这种自求生存的措施正在被一部分外国企业所尝试。


令人忧虑的外汇储存

 

进口食品以弥补当地有限的食物


埃塞俄比亚究竟还有多少外汇储存?2016/17埃塞俄比亚的出口额仅达20.67亿美元,主要出口商品是农产品,而进口额却高达150.8亿美元,几乎包罗了所有的商品。自2012年以来,贸易逆差增加到12.5%。

 

埃塞俄比亚的外汇储蓄现状已经达到了令人担忧的阶段,目前全国仅有30.4亿美元的外汇储存,只能保证三个月的进口需求了。银行中申请信用证的队伍越排越长。象钢铁生产这样被列为国家重点优先保护的产业,也处于三个月打鱼九个月晒网之中了。

  

在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到处都充斥着进口的商品。埃塞俄比亚在最近的几十年间进口了几乎所有的商品,比如建材、燃料、药品、汽车、以及服装、鞋类、化妆品等等。从地摊到超市,从小商店到大商场,到处都在销售进口商品,即使是Made in Ethiopia, 但生产所用的原材料也几乎都是从国外进口。


鉴于目前的外汇短缺,市场上的进口商品或者缺货,或者价格奇高。



短期致富的贸易商

 

进口商和子女们的午餐

 

面对外汇问题与不断扩大的贸易商队伍,埃塞贸易商们异口同声地说,只要有外汇就能进口,任何进口商品都能脱销。一位从事进口贸易十几年的贸易商说,她每月从迪拜和广州进口女装、女鞋,有时也顺便买进一些电器和化妆品,是Mercato批发市场上的主要批发商之一。她承认,进口批发是一条挣快钱的渠道,虽然现在竞争者很多,但她还是很满足现状。


为了取得银行信用证,不少大进口商也开始经营出口业务。他们用低价出口农产品的方式来换取外汇,以进口商品的利润来弥补出口造成的损失。

 

虽然近几年也有极少数的贸易商进入了制造业,但绝大部分依然操守旧业。第一,贸易商都没有办厂生产的经验,一般也缺乏建厂的资金,而且也不愿意介入错综复杂的政府官僚作风中。第二,埃塞俄比亚的消费者崇拜进口商品,认为Made in Ethiopia都是低端产品,因此贸易商有权制定进口商品的高价格。许多进口商品在货物清关时就已经被预定并付款了。

 

 

外汇短缺,路在何方?


在巴哈达尔的山路上兼程考察


 面临严重的贸易逆差,埃塞俄比亚政府在招商引资上,鼓励外资出口型企业入驻政府工业园,但这些企业的出口额却远远没有达到预期的额度。一方面是企业尚未进入全负荷的生产阶段,另一方面是目前的外汇管制政策,外汇进来容易出去困难,这样也迫使外资企业采取自我解救的方式以保护利润的返回。

 

埃塞俄比亚政府采取的第二条措施是,增加产品出口的附加值。比如从出口原始的农产品到加工后的农产品。长期以来,咖啡总是以生豆的形式出口,加工后的速溶咖啡又以几倍或十几倍的价格被进口到埃塞俄比亚。目前,虽然也有两家工厂计划在本地加工咖啡,但所占的市场份额也是极少的。

 

第三条措施是在埃塞俄比亚国内生产进口替代型商品,实现这个目标难度较大,主要是鼓励本地生产的政策力度不够,也没有得到很好的落实。如果得到全面实施,那么,每年将为政府节省几千万美元的进口支出。

 

这几年,个别外资企业在本地生产的民生商品就非常畅销,比如联合利华的洗涤用品,原木纸业的生活用纸等。由于信息的封闭,还有不少投资项目等待被关注与开发。

 

最后还希望埃塞俄比亚政府在鼓励外国投资制造业的同时,必须提高进口贸易商品的关税。而且还应当进行全民宣传Made in Ethiopia的商品形象,打破本国人长期以来对埃塞制造的偏见。

 

中国工厂的出路


自我解救中的服装厂

 

文章开头提到的那家大型钢厂,虽然每年只能生产3-4个月,但由于钢筋在本地通常是有价无货供不应求,因此工厂并不难将停产的损失转移到钢筋的出售价格上。因此从总体而言,钢铁厂在埃塞俄比亚还是具有较高的利润空间,而其他的内销企业也在寻找出口的途径,自我解决原材料进口的外汇来源。

 

当然还有的企业在不得已的情况下,采取了直接与银行交往的下策。可以肯定地说,如果国际贸易对外国人开放了,几乎所有的中国制造业主都要转行了。

 

埃塞俄比亚的基础建设在这几年得到很大的改善,但投资政策和官僚作风却每况愈下。尽管如此,中国在埃塞俄比亚的投资却仍然久居首位。正如一些从中国来的投资者所言,中国的市场太饱和了,在非洲虽然必须历尽艰难险阻,但毕竟还是一条出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