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微信

海外生意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海外生意网 首页 投资百科 投资要闻 查看内容

非洲的发展潜力

2019-10-8 22:08| 发布者: Africa| 查看: 13| 评论: 0|来自: 越洋車行总公司

摘要: 皮林:虽说“非洲崛起”这个词有些夸张,但它让一部分人看到了非洲大陆的潜力。随之而来的是治理和生活水平的切实改善。更新于2019年9月24日 03:12 英国《金融时报》 戴维•皮林正如已故的瑞典卫生学专家、统计 ...

皮林:虽说“非洲崛起”这个词有些夸张,但它让一部分人看到了非洲大陆的潜力。随之而来的是治理和生活水平的切实改善。


更新于2019年9月24日 03:12 英国《金融时报》 戴维•皮林

正如已故的瑞典卫生学专家、统计学家汉斯•罗斯林(Hans Rosling)提到的,记者更善于捕捉来去迅速的灾难,而不是缓慢出现的进步。埃博拉(Ebola)疫情爆发能够成为新闻头条。疫苗接种行动的缓慢成功却不能。

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的结果是,公众对某些国家或地区的认识常常滞后于现状。对21世纪头几年的中国而言是如此,当时许多人仍认为中国既贫穷又落后。对今天的非洲来说也是如此。

要概括地描述这片广袤大陆上的54个国家是不可能的。一些国家,如索马里中非共和国和布隆迪,陷入了似乎永无休止的内乱。与此同时,本应成为非洲大陆引擎的尼日利亚南非安哥拉,却陷入了经济放缓。然而,尽管存在普遍贫困和种种巨大的社会问题,非洲的总体情况比许多人想象的要好。

世纪之交的非洲大陆发生了巨大变化,当时至少有两大事件助推了一段时期的快速增长和(在随之而来的意外之财未被浪费的时候)开发。首先是重债穷国倡议(HIPC),使得30个非洲国家1000亿美元的多边、双边和商业债务被免除。这让他们有机会摆脱无休止的偿债负担。

第二是中国进入非洲。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高级国际研究学院(SAIS)中非研究所(CARI)的数据显示,2000年,中非贸易额约为100亿美元。到2017年,这一数字已升至1480亿美元,这还是在2015年达到逾2000亿美元的峰值后有所下降的数字。

中非研究所的数据显示,在截至2017年的同一时期,中国政府、开发银行和承包商向非洲各国政府和国有企业提供了1430亿美元的贷款。结果是在这块亟需更好基础设施的非洲大陆掀起了一波建设公路、港口和机场的热潮。

虽然外界担心安哥拉、赞比亚等国家可能正在酝酿一场新的债务危机,也担心中国正在扮演新殖民强国的角色,但许多非洲人认为,中国的到来总的来说对非洲有好处。南非财政部长蒂托•姆博维尼(Tito Mboweni)表示:“非中关系有许多好的地方。”他将一些消极看法归咎于西方的宣传。“他们不希望非洲人与中国人做生意,因为他们认为非洲某种程度上是他们的后院。”

紧随中国而来的国家还包括土耳其、印度、巴西和海湾国家,这些国家都幻想着能够抓住西方国家迟迟未能发现的非洲的商业和战略机遇。

在人口方面,非洲将是未来几十年增长最快的大陆。预计到2050年,非洲人口将翻一番,至20亿。到本世纪末,这一数字很可能再翻一番,届时地球上超过三分之一的人口将是非洲人。尽管这将给寻求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非洲各国政府带来巨大挑战,但这确实意味着,从总体上看,非洲市场很可能持续增长数十年。

几内亚比绍发展经济学家、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UNECA)前执行秘书卡洛斯•洛佩斯(Carlos Lopes)表示:“这些新的涌入者正看到机遇,因为人口和发展情况显示非洲将在世界发挥重要作用。”

2008年之后——当时投资者正在寻找下一个伟大前沿——这些趋势助燃了“非洲崛起”(Africa Rising)叙事的昙花一现。尽管这个让人心跳加快的词有些夸张,但它让一部分人看到了非洲大陆的潜力。伴随这些事态而来的是治理和生活水平方面的切实(尽管并不均衡的)改善。

非洲不再是那个政变和内战频发的大陆。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数据显示,1990年,有12位非洲领导人是通过军事政变上台的,仅6位通过多党选举上台。到2016年,45位领导人通过多党选举上台。诚然,其中一些民主程序不过是走个过场,比如最近刚果民主共和国进行的引发争议的选举。但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几乎没有哪个政府是直接通过政变上台,尽管最近苏丹的奥马尔•巴希尔(Omar al-Bashir)被军方赶下台。

从医疗到稳步扩张的经济,非洲的情况都在逐步改善。去年,全球增长最快的6个经济体——加纳科特迪瓦塞内加尔吉布提埃塞俄比亚坦桑尼亚——都是非洲国家。今年的名单可能略有不同,不过很可能依然都是非洲国家。

预期寿命也有所提高。如今,非洲新生儿平均预期寿命已达65岁。虽然这一数字比西欧低了17年,但与几十年前相比已经是巨大的进步。几十年前,艾滋病、疟疾和结核病等危机使多个非洲国家的预期寿命降到了50岁以下。

消息远非都是乐观的。许多非洲国家面临着从气候变化到公共卫生和教育不足等诸多挑战。在几乎所有的发展指标上,大多数非洲国家都落后于世界其他地区。尽管非洲大陆正在实现城市化,但多数城市都非常混乱。很少有国家逃脱了向富裕国家出售低附加值大宗商品的采掘模式。

追踪国家治理情况的易卜拉欣基金会(Mo Ibrahim Foundation)认为,非洲的民主已经走向倒退。在东非和中非,一些领导人通过修改宪法延长自己的统治,或者举行存在舞弊的选举。

马拉维商人兼慈善家拿破仑•德宗贝(Napoleon Dzombe)说:“我们的人民需要的是拥有一个愿景,一个10年、20年或30年的愿景。”

然而,尽管如此,发展经济学家、对非洲持乐观态度的洛佩斯表示,有关非洲国家能够通过发展逐步摆脱贫困的观点得到了越来越多的支持。

埃塞俄比亚是这种稳步改善的典型。虽然国内政治局势动荡,而且(至少直到不久前)还实行独裁统治,但这个拥有1.05亿人口的国家过去30年间发生了巨大变化。如今谈起埃塞俄比亚,人们更多想到的是摩天大楼和追求中等收入国家地位的努力,而非上世纪80年代关于饥荒的印象。

埃塞俄比亚的卫生和教育指标有所改善,而且实现了10年平均8%左右的增长。

洛佩斯表示:“各国领导人的雄心更大了。”他认为,虽然存在各种问题,但非洲充满了活力。“这块大陆拥有世界最年轻的人口。这将带来一场不同于其他任何地方的转变。”

译者/谶龙

来源FT中文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