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微信

海外生意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海外生意网 首页 投资百科 投资要闻 查看内容

中国在非洲投资的几个真相

2019-10-21 22:49| 发布者: Africa| 查看: 37| 评论: 0|来自: 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

摘要: 如果说人口统计数据揭示了注定的趋势,那么非洲的未来一片光明。据估计,截至2100年,地球三分之一的人口将居于非洲。这样看来,过去几年中国在非洲投资稳步上升,非洲成为中国最大的盟友之一,也就不足为奇了。近年 ...

如果说人口统计数据揭示了注定的趋势,那么非洲的未来一片光明。据估计,截至2100年,地球三分之一的人口将居于非洲。这样看来,过去几年中国在非洲投资稳步上升,非洲成为中国最大的盟友之一,也就不足为奇了。

近年来,部分西方媒体对“中国成为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这一贸易现象,更愿意以“西方大国殖民经验”解读。而根据世界银行、布鲁金斯学会、威廉玛丽学院援助的数据项目、以及美国皮尤研究中心的研究认为:

第一,中国海外投资主要是利益驱动型投资;

第二,中国的投资约占非洲直接投资存量的3%;

第三,中国在非洲投资不局限于资源领域,服务业和制造业投资与日俱增;

第四,中国企业越来越重视投资的多重社会效应;

第五,超七成非洲受访者对中国投资点赞。

对非洲投资规模多大

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David Dollar最新的论文《为什么中国在非洲投资?来自企业层面的证据》显示,“中国的投资约占非洲直接投资存量的3%”,相对于其他发达经济体,“中国的投资仍相对较小”。

中国在非洲的直接投资既大又小,“纵向比较,近些年,由于中国企业加大走出去力度,中国在非洲的投资很大;横向比较,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在非洲投资总量中只是一个小角色。”

中国在非洲的投资并不是没有争议,由于投资增速较快,在西方社会,一些人坚称,中国对非洲援助的最终动机是对自然资源的渴求。

但在西方主流社会,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中国在非洲的发展项目也是其建设友好关系、赢得未来国际支持的公共外交策略。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发展项目负责人布罗蒂格姆称,有关中国对非洲援助是为了自然资源的说法是流传很广的误解。她说:“国家提供援助有许多理由,中国也不例外。”

全球风险咨询公司Control Risks分析师史蒂夫(Steven)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来自非洲的角度来看,中国在非洲的投资,特别是在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是非常欢迎的。没有饮用水,没有全天候公路、缺乏可靠的通信设施,非洲经济体不能茁壮成长。据估计,非洲面临900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赤字。中国在这些方面的投资,很大程度上为不发达的非洲国家提供了强劲的基础设施,尤其是在包括公用事业等关键领域,还有电信、港口建设和运输。


主要投资在哪些行业

中国在非洲投资于各种各样的领域。截至目前,2000多家中国企业在非洲投资,领域横跨自然资源开采、金融、基础设施、发电、纺织品、家用电器等多产业。

世界银行近日表示,亚洲国家的投资策略趋于多样化,不再只是局限于如农业和矿业等主要行业,“中国在非洲的投资历来在采掘工业和建筑业占了较大比例,但是制造业投资近年来有所增加。”

据英国《卫报》报道,美国学者建设了一个有关中国在非洲发展资金投入情况的公共数据库。该数据库显示,中国对非洲项目只有很少的采矿项目,而运输、存储、能源计划占用的资金最多。

多个金融机构研究报告称,中国在非洲的制造业累计投资年增长在10%左右,2003年至2014年,中国企业在非洲的新建项目中,制造业占了最大的比重。

制造业为产业化提供一个入口点,通过吸引外商直接投资增加,非洲国家可以受益的技能开发、管理经验,技术转让,融入全球价值链。非洲国家如埃塞俄比亚,已经享受到中国制造商增加投资的好处。比如中国鞋生产商花键集团,在几年间增加其就业人数,从最初的600到如今3500人。

David Dollard研究认为,中国企业不太可能投资于资本密集型行业。在某种程度上,资本比劳动更具有移动性,但是中国投资者显然没有这样做,“中国对非洲投资中大约60%的项目是在服务行业,其余部分几乎平均分布在制造业和自然资源。这两个行业获得了大多数来自中国海外业务服务的交易数量(1053笔)和进出口(539笔)”。

与西方流行看法不同的是,“大部分的中国海外投资并不参与原材料和自然资源的项目,而是把重心放到了服务业”,“不管是非石油资源密集型国家,或是其他非洲国家,无论是否涉及原材料出口,中国大多数海外项目往往是在服务行业。”例如,在石油资源丰富的尼日利亚,大约2/3的项目实际上是在服务行业。


 中国VC来了

“PE在非洲活跃的时间比较长,差不多有近15年的时间,主要集中在金融服务、基建等行业。VC活跃起来则是最近。”凯辉创新基金合伙人杜凯介绍。
 
他认为,最近几年,随着非洲通信网络的发展,加之智能手机、功能机等在非洲的使用和普及,以及各种社交软件的快速发展,人们有更多机会互相接触和连接。技术的突破以及数字经济的发展,对VC来说都意味着更多更好的投资机会。

风投是活跃的,但分地域。“肯尼亚、尼日利亚、埃及南非等地比较活跃,与此同时,加纳突尼斯摩洛哥科特迪瓦等国家吸引的投资金额也在显著增加。”杜凯如是说。而在同样密切关注非洲市场的清流资本看来,西非的尼日利亚、东非的乌干达、肯尼亚,是非洲3个最具代表性的市场。
 
大批VC/PE被这片大陆吸引。2019年初,清流资本的投资总监陈耘和分析师陶凯带领的团队,在非洲进行了为期两周的考察工作。“移动互联网作为新兴产业,正在那片大陆上崛起。”他们觉得自己正在投资于未来。
 
据Disrupt Africa报告,2018年共有210家非洲科技企业融资3.35亿美金,同比融资额增长71.5%,完成融资初创企业数量增长32.1%,创业氛围逐步热烈。
 
更重要的是:“2018年,210家非洲初创企业平均融资额仅为159万美金,除去欧美后期私募基金的成熟期并购项目,非洲资本供给在创企成长期面临真空缺口,为携带资金和互联网know how的中国资方出海提供机会。”清流资本介绍。
 
随着中国资本这两年逐步认可并发掘Boomplay、卖到非洲网、Kepay等中国优秀非洲出海团队, 2019年年中开始,也将有大量基金进入非洲实地调研。
 
戈壁创投也在寻找非洲投资机会,其投资总监涂知悦介绍:“非常看好非洲市场,与其他地域相比,非洲整体的市场竞争相相对缓和,新的创业强者进来,成为某个领域巨头的可能性很高,而这种机会在中国、印度其实已经不多了。”
 
“我到非洲去,看到他们零售业态十分原始,本地有非常多的这种路边摊,衣服乱堆在地上,各家之间也没有产品区别,估计都是从义乌批发过来的。但是本地的需求非常大,供给少、性价比低,也出现了很多电商平台。”她介绍。
 
募投管退也在逐步完善,2019年3月14日,非洲第一大电商Jumia赴美IPO,历史融资超8亿美金;2018年2月,尼日利亚电商巨头Konga于被本土硬件制造企业Zinox收购,历史融资1.08亿美金VC/PE退出渠道逐步明晰。
 
“Jumia当然用过,我在上面买了一个吹风机,货到付款,配送费大概是7块钱人民币,两天半就送到了。拿到手发现,购买选择和外包装盒上都是蓝色,打开却是粉色的,令人窒息。”林北没有直接评价Jumia,只讲了这么一个例子。


“非洲创投才刚刚开始”

不少去非洲考察过,或者曾在当地工作生活过的人,都曾试图为“非洲淘金热”泼来一盆冷水,起码想要纠正“非洲经济正在超高速发展”这样的定位。
 
杜凯却认为,“非洲创投才刚刚开始,各有优劣吧,但也有实现跳跃式发展的机会,有许多成熟的、可借鉴的经验。”
 
据调查,到2020年,60%的20至24岁非洲青年将接受中等教育(目前是42%),这些趋势将推动更高的商品和服务消费需求的出现,因此,凯辉认为非洲的互联网项目也不会都“难过”。“比如2007年就在肯尼亚成立的电子支付公司M-Pesa,目前已实现在6个国家开展业务。”
 
尽管有着人口红利,也有人认为,追求快速的轻商业模式并不适合非洲,“也不是不能做,只不过会过的比较惨。因为一旦有巨头进入,或者大量资本催生起一个竞争对手,你一个孤立无援的项目肯定会被迅速扑死掉。”
 
一个案例是,非洲的“滴滴打摩托车”的项目,遇到了昆仑万维周亚辉一夜之间铺设10万量摩托车做的类似项目,只有千余万余摩托的小公司,顷刻间就面临了覆灭。
 
巨头的猎杀能力,将让创业者倍感压力。在非洲,被来自中国的一些央企或者国际巨头所垄断的矿业,或者资本型的大的制造业,如水泥、石油化工,以及被印度人占领的电信、银行等行业,都过得比较好。据说非洲的首富就是做水泥厂这种在中国已经极度饱的行业。这些项目的共同点是,根基深厚,巨头公司的拥有者十几年如一日的盯住一个行业,建立起自己绝对的壁垒。
 
考察过后,清流资本则认为配合基建升级下的“水、电、煤”将成为互联网落地的First Wave,其中移动支付、出行、物流是他们所看好的方向。而投资创企团队背景,也将逐步由中国出海团队为主向当地本地化团队为主转变。
 
56个国家,人口接近13亿的非洲非常分散,并不能简单当成一个整体来看待,但整个非洲大陆都将感受到中国以至全球资本的“热情”。

来源:搜狐网、投资界公众号(pedaily201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