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微信

海外生意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海外生意网 首页 考察 安全 人身安全 查看内容

2019年非洲恐怖指数排名!非洲正成为全球反恐最前线!

2020-1-3 22:19| 发布者: Africa| 查看: 27| 评论: 0|来自: 打听非洲

摘要: “经济与和平研究所”最近公布的“2019年全球恐怖主义指数“报告,全球共计有138个国家参与调查和排名,该指数评定基于四项因素:全年遇袭总数、袭击遇难者人数、受害者人数以及财产损失。目前看来,恐怖主义指数较 ...
“经济与和平研究所”最近公布的“2019年全球恐怖主义指数“报告,全球共计有138个国家参与调查和排名,该指数评定基于四项因素:全年遇袭总数、袭击遇难者人数、受害者人数以及财产损失。目前看来,恐怖主义指数较低的国家,往往是西方和东亚的高度发达国家。恐怖指数较高的地方,则集中在贫穷和战争造成极度不稳定的非洲和中东地区。

举报告显示,2018年全球恐怖活动致死人数降至15,952人,降幅为15.2%。恐怖活动致死人数连续第四年出现下降。

全世界98个国家的情况有所改善,40个国家的情况出现恶化,较上年出现改善的国家的数量达到2004年以来之最。

但恐怖主义依然是一个全球性现象,2018年,71个国家的恐怖活动致死人数至少为一人,这是2002年以来的第二高数字,比2017年多了4个国家。


非洲,全球反恐最前线

根据澳大利亚智库经济与和平研究所最新发布的“2019全球恐怖主义指数”,在受恐怖主义影响的国家地图中,被标记为“非常高”和“高”的18个国家中,有一半来自非洲大陆,其中尼日利亚、索马里、刚果(金)位列前十。恐怖主义给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造成巨大经济损失,2018年共造成约122亿美元的经济损失,占全球同类经济损失的37%。


2019年7月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明确表示,非洲正日益成为全球应对恐怖极端主义的“最前线”。根据经济与和平研究所的统计,在全球13个曾制造恐怖袭击,并造成超过100人死亡的极端组织中,有6个主要活跃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分析认为,由于一些非洲国家政局动荡,加上经济落后、部族矛盾交织,导致极端势力乘虚而入。


非洲各国恐怖主义情况

据2019年全球恐怖主义指数(GTI)显示,恐怖活动致死人数在2014年达到顶峰之后连续第四年出现下降,自2014年以来,死亡人数从33,555人降至15,952人,降幅为52%。今年是该年度指数发布的第七年,该指数由经济与和平研究所(IEP)编制,提供有关全球恐怖主义趋势的最全面资源。

2018年,恐怖活动致死总人数下降15%,伊拉克和索马里出现最大降幅,在这之前,ISIL(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在伊拉克遭遇失败,美国对索马里青年党(Al-Shabaab)实施了空袭。死亡人数下降也体现在国家得分上,98个国家的情况有所改善,40个国家的情况出现了恶化。较上年出现改善的国家的数量达到2004年以来之最。

以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的萨赫勒地区为例,经济落后使得当地走私、人口买卖等犯罪活动猖獗,边界管理薄弱。塞内加尔国际关系学者加耶·亚比认为,2011年利比亚内战爆发后,极端分子开始向马里和尼日尔渗透。由于这两个国家的北部沙漠地区管控不力,极端势力借机站稳脚跟,逐渐把触手伸向了整个萨赫勒地区。

其中尼日利亚、索马里、刚果(金)位列全球前十。也是非洲国家当中恐怖指数最高的三个国家。


尼日利亚

总部位于尼日利亚的恐怖组织“博科圣地”和索马里的青年党被列为造成死亡人数最多的四大组织之一。

尼日利亚联合多个非洲国家组成的部队开展一系列打击极端组织“博科圣地”的行动,在2019年前8个月里,共击毙615名恐怖分子。联合部队自今年11月初以来展开了新的军事行动,在马里和布基纳法索交界地带的军事行动中,缴获了一批武器、通信设备及车辆。


2002年,一个名叫穆罕穆德·优素福的年轻伊斯兰传教士,在位于尼日利亚东北角的博尔诺州首府迈杜古里,与一群志向相投的伊斯兰教徒,共同创建了一个以建立原教旨主义伊斯兰国家为最终目的的组织,起名为“博科圣地”。

博科圣地,英语写法Boko Haram,在豪萨语中是“禁止西方教育”的意思,鲜明地体现了该组织所信奉的、严格的伊斯兰主义意识形态,也因此,“博科圣地”在当地有“尼日利亚塔利班”之称。

尼日利亚总统布哈里曾宣布博科圣地已经灭亡,不仅布哈里如此宣布,前总统乔纳森分别于2009年、2012年、2013年在三次围剿行动后宣布“已消灭博科圣地大部分主力”,但结果都是“博科圣地”死灰复燃,甚至武器也变得更加精良。

联合国难民署今年1月发布的数据显示,在尼日利亚东北部,已有超过25万民众流离失所,针对平民的激烈袭击迫使每天有数千人逃亡,当月的袭击事件使得3万民众从尼日利亚东北部逃离进入喀麦隆边境。

尼日利亚政府的政府腐败也将为针对“博科圣地”军事行动的屡战屡败买单。去年12月的袭击发生后,众议员宣布,将针对总统布哈里要求调用的、用于对抗“博科圣地”的10亿美元的去处展开调查。

这10亿美元来自国家的石油收入账户,但至今并未落实至军队。

据了解,2009年至今,尼日利亚政府已在军事围剿活动中花费高达90亿美元,大部分来自国家的石油进出口收入。仅2017年1年,就有16.2亿美元的花费被用于军队,而在油价暴跌引发的经济衰退之前,2013年,这项开支是24.2亿美元。


索马里

索马里“青年党”与“基地”组织的密切联系使其恐怖势力的触角延伸到更多国家。观察索马里局势的一个联合国组织在报告中说,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全面溃败后,试图将索马里作为“新据点”。索马里政府高官强调称:“‘伊斯兰国’的战斗人员正在从中东转移到非洲,必须加紧采取对策”。

12月21日,在索马里中部的穆杜格州,极端组织索马里“青年党”用汽车炸弹袭击了一家酒店,造成至少5人死亡。索马里“青年党”与基地组织关联密切。数据显示,2007至2018年间,索马里“青年党”共制造了1900多起恐袭事件,造成5200多人死亡,近年来还在肯尼亚等邻国频繁制造恐怖袭击。

在联合国和非盟支持下,索马里军队对“青年党”的攻势取得了一定成效。今年索马里政府从“青年党”手中收复了南部的下谢贝利地区。

有分析认为,索马里政府对各州的控制能力严重不足,令恐怖组织的渗透和发展有机可乘。索马里政府军存在军事不足、手段单一、装备落后和情报缺乏等问题,而西方国家针对索马里问题所采取的军事手段反而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局势的动荡。要根除恐怖主义,除了通过国际合作并借助外部力量外,关键还得靠索马里自身的稳定和发展。


刚果(金)

刚果(金)内阁政府于今年重组成功,目前仍处于政权过渡敏感时期,政治紧张局势持续。刚果(金)仍存在诸多不安全因素。2018年8月爆发埃博拉疫情爆发;伊图里、北基伍、南基伍等省非法武装袭击和民兵组织劫掠事件仍时有发生;南基伍省部族冲突造成数十人死亡;金沙萨和卢本巴希多次发生持械抢劫事件、示威游行和小规模骚乱。今年也连续发生的东部坦噶尼喀省火车脱轨和基伍湖沉船事故均造成重大伤亡。

此外,该国还存在恐怖主义极端势力威胁。2017年,该国一武装组织宣布与国际恐怖组织“伊斯兰国”结盟,并呼吁支持者前往该地区加入该组织。大湖区国家(布隆迪、刚果金、卢旺达乌干达)情报负责人声称,“伊斯兰国”组织打算利用刚果(金)东部动荡局势建立一个基地。由于民兵组织以及刚果(金)国防和安全部队的存在数量不足,这为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在刚果金这一地区建立基地提供了便利。尽管已获得联合国刚果民主共和国稳定特派团(MONUSCO)的大力支持,但该国动荡不安的安全局势仍然普遍存在。

刚果(金)的安全形势严峻程度不容小觑,挪威难民组织此前曾宣称刚果(金)的地区冲突比叙利亚更严重。甚至联合国派遣的为安理会采写人权报告的专家也在中部地区遭到杀害。


非洲各国加强反恐合作

面对严峻的恐怖主义威胁,非洲国家加强国际合作,在联合打击恐怖主义方面取得一定成效。

布基纳法索、乍得、马里、毛里塔尼亚和尼日尔于2014年成立了萨赫勒五国集团,以促进该地区反恐合作。随后,五国还于2017年正式启动了一支5000人的联合部队。法国2014年8月启动“新月形沙丘”行动,向萨赫勒地区派遣约4000名军人,与萨赫勒内五国集团的军队共同打击极端主义。德国总理默克尔今年5月访非时宣布,向布基纳法索和尼日尔提供总计7600万欧元的援助。

今年9月,西非经济共同体领导人共同宣布,为应对该地区不断恶化的安全局势,该区域国家承诺在未来五年之内提供10亿美元资金打击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国际社会的人道主义援助也在持续,今年以来,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已为布基纳法索、马里、尼日尔3国超过260万人提供了食品和营养援助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