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微信

海外生意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海外生意网 首页 警示 安全 流行疾病 查看内容

要钱还是要命?非洲疫情下,一位华人的真实感受

2020-5-19 22:40| 发布者: Africa| 查看: 17| 评论: 0|来自: 驻外之家

摘要: 疫情封锁期的南非生活五月的第一天,我们在南非封锁停工后的第36天。自毕业后工作以来,这是第一个真正享受节假日的劳动节,居然不用值班也不用劳动。过去的一个月我终于有空可以好好陪孩子了,也终于能找到时间翻翻 ...


疫情封锁期的南非生活

五月的第一天,我们在南非封锁停工后的第36天。自毕业后工作以来,这是第一个真正享受节假日的劳动节,居然不用值班也不用劳动。

过去的一个月我终于有空可以好好陪孩子了,也终于能找到时间翻翻书、写写字,偶尔做个运动,还在暗自开心终于给了灵魂追上肉体的机会。

起初南非政府宣布为了抗击疫情全国封锁21天,但根据中国抗击疫情的经验,大部分在南非的中国人早已料到这个天数一定会延长,大家也非常配合的备好干粮待在家里。

有的在厨房里大显身手,还有人在自己的花园里扮演园丁,更多的是趁着这个机会好好补觉。

宣布封锁当天,武警部队入驻各大城市

虽然南非各大城市有武装力量入驻以确保封锁期间的安全秩序维护,但非洲人民可就没那么乖乖听话了,在朋友圈看到警察和黑人在街道上演“老鹰捉小鸡”的游戏让人笑不起来。

视频中不时传来黑人因为没有被警察抓到发出的笑声,还有警察们卖力驱赶他们回家发出的喊声,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这病毒是什么。

来南非三年了,黑人对待生活的乐观态度我至今没有学会,真的就像《战狼》里说的,只要有音乐他们随时都能跳起来。


他们面对生死的观点让我至今让我摸不着头脑,比如有时候为了请假他们可以随时以亲人去世为理由。今年年初我们工厂有个黑人姑娘在家服毒自杀了,工人们和我请假后去参加她的葬礼。等那群工人回来一个个喝的烂醉,相互搀扶着,我问:“不是说参加葬礼去了吗?”

他们说:“对呀,Boss,我们哭的太伤心了,送走了她我们得喝酒好好庆祝自己还活着......”也对,来南非三年听到工人和我说之前离职的工人在酒吧喝酒被捅死了、有个回老家的工人因为感冒最后去世了,大概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总能做到活在当下的原因吧。

工人中很少有人存钱,第一是因为南非的银行会收取点钞费,当你存钱然后再取出来的时候是有手续费的。第二是因为他们总抱着谁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个先来的观点生活。这样的长时间封锁对他们说其实挺难的。

这次疫情定会载入史册,让后世了解在2020年发生了什么,在历史的长河中我们经历的这些可能就是水花溅起的一个涟漪。历史的一粒尘落在个人头上真的就是一座山。

记得封城后的第三天,我们还在工厂里住着,结果凌晨四点有小偷窍开门进入后偷走了我们所有的肉。封城21天,我老公买了两个冰柜的肉一点没给我们剩,好在我爸发现后开了两枪把他们吓走了。庆幸虽然有财务损失但好在全家平安无事,自那之后我老公开启了白天睡觉晚上值班的模式。


保安公司帮我追回来的盗窃物品

那时候才是封锁过后的第3天,如果真的到了21天会不会有黑人因为没有饭吃而暴乱谁也不敢说。随着封锁期一天天的过去,抢劫、偷盗案件与日俱增。


来自工人的倍思亲

封锁前我让组长建立了一个群,刚刚一周工人就在群里喊:“我要回去上班了~我睡够了!”还有工人深情款款的发:“Dear,我太想你了!”

我又何尝不是呢?平时工人在,偌大的工厂也不觉得害怕,到处都是人间烟火气。现在倒好,又怕人又怕鬼的,他们的倍思亲主要是因为口袋空空不好过。

在南非周边国家的工人回家后,边境全面封锁了,新闻中看到了黑人开始抢售卖烟酒的商店,因封锁规定此种类型的商店不得营业,视频中的黑人抱着一箱一箱的酒如入无人之境。开心的比过圣诞节还高兴!

还有黑人站在超市外面焚烧轮胎,当警察问起的时候他们理直气壮的说:“饿了!”


警车、救护车也未能幸免

大一点的城市还有卡车在运输刚刚从中国运来的口罩,某日一辆卡车上装载的24万个口罩被抢。

在这个口罩比流通货币更好用的时刻,运输口罩的车辆又没有武装力量押车,对于不法分子来说似乎比抢运钞车来的更容易。


比疫情更可怕的,是暴乱

在非洲,很多中国人现在最担心的其实其实不是病毒而是暴乱。

由于物资的匮乏和医疗系统的落后,引发的食物短缺,社会治安也随之动荡起来。街头暴徒骚乱和持枪抢劫事件频发,原本所面临的难民、贫困失业等问题变得更加严重。


并且让人毛骨悚然的是,这边多数偷抢都是熟人作案。可能是你雇佣的保姆,可能是你的司机、或是房屋的保安。等他们熟悉了周围的环境后,就有能联络外部团队进行偷盗、抢劫。

之前黑人抢劫是不伤人的,拿到了钱就走,但在近几年也开始伤人了。这无疑是在给受疫情影响的中国人心中雪上加霜……


南非疫情真实情况

如今南非的确诊人数为1万6千多例,死亡人数近300例,疑似患者二十多万例。

以上均为官方数字,或许对比起欧美国家的死亡率低了很多,但真实情况是在南非检测一次的费用为1000兰特,很多人负担不起这个费用。


加上这个艾滋病横行的重灾区,有的人可能已经去世但到死也没检测。

有限的检测力度加上其他疾病致死,这个数字的水分还是比较大的。黑人区的人口密集程度让人担心,如果有一个超级传播者,整个村庄就要危险了。


要经济还是要命?

封锁一个多月了,工人已经开始疯狂的电话问开工时间。如今疫情由五级封锁降到四级,纺织行业可以由三分之一的员工开始工作,但仅限做冬装或者口罩。

南非大部分地区也将在5月底前将针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封锁令”从目前的第四级有序降为第三级。零售业和电子商务进一步放宽限制,民众外出进行体育锻炼的限制也被进一步放宽。

面对这样的局势,我看着刚满一岁的孩子迟迟不敢行动,对于我们家来说,如果现在贸然开工从全国各地回来的工人不知道在公共交通上接触了多少人?

加上14天的潜伏期以及无症状者,我要如何保护家人?仅靠消毒水和额温强加洗手液吗?

我甚至都想过找一个仓库今年先不要开工了,但打开邮箱看看欠了快5万的房租,待交税费3万,待交的水电费1万,我真的还能挺住吗?

想起我看到在意大利开餐厅的一个朋友更新的文字,开始做酒吧赔了很多,今年好不容易开始盈利自从遇到疫情后入不敷出。

她的文章中说全家人拿出红酒,在后院沉默无语一饮而尽,因为负担不起保存这些红酒的费用,不得不全部自己消费了。

面对南非投资已经被评为垃圾级别的现状,百业荒废造成的经济损失,政府比我更头疼,到底是拯救经济还是保护人民的生命?如果继续封锁下去会不会发生暴乱?如果贸然允许开工会不会有更多的人被感染?

在家里的黑人更头疼,从没有存钱习惯的他们,还能撑几个21天呢?

工人们和我说:“让我们相信上帝,一切都会好的。”

一切真的会好起来吗?我真的能保护好自己的孩子吗?

愿春暖花开早日到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