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微信

海外生意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非洲信息与通信科技产业(ICT)的发展与商业机遇

2020-6-1 22:22| 发布者: Africa| 查看: 65| 评论: 0|来自: 中非经贸在线

摘要: 非洲新窗口:迅速发展的ICT行业2月27日,埃塞俄比亚唯一的电信服务提供商Ethio telecom宣布降低固定宽带服务的资费,居民固定宽带互联网服务最高降价65%,企业降价69%,互联网用户的资费降低了72%,并将宽带互联网的 ...
非洲新窗口:迅速发展的ICT行业

2月27日,埃塞俄比亚唯一的电信服务提供商Ethio telecom宣布降低固定宽带服务的资费,居民固定宽带互联网服务最高降价65%,企业降价69%,互联网用户的资费降低了72%,并将宽带互联网的速度提高到原来的3倍。[1] 3月19日,尼日利亚通讯委员会发布了2020-2025年宽带政策,提出在2025年以前保证城市地区最低下载速度达25Mbps,农村地区下载速度达10Mbps,宽带连接覆盖90%的人口,且1GB数据的价格不超过390奈拉(中位数收入的2%)。[2]
 
新冠疫情发生后,非洲电商Jumia开始线上提供可负担的食品和卫生必需品、推行非接触送货和在线支付等措施,非洲版抖音Vskit发起防疫常识挑战互动,肯尼亚通过高空通信气球扩大网络覆盖以支持线上活动,远程网课、在线弥撒在卢旺达开始推行。疫情带来的社会“新常态”更加凸显出数字通信服务的重要性。

一系列来自非洲大陆最新的消息,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全新电信市场的潜力,而这个大陆快速增长的年轻人口数量带动着当地网络发展的需求。据不完全统计,非洲拥有约3.3亿网民,约占非洲总人口的27%,占全球互联网用户总数的比例为9.2%。其中,肯尼亚、尼日利亚和南非的互联网用户数量排名前三位,分别占国家总人口数量的69.6%、51.1%和49%,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居民移动互联网用户有望实现20倍的增长规模。[3]
 
“提网速,降资费”是ICT产业提速的推力之一,与该领域不同产业的增长都有着密切联系:智能手机市场、电子商务平台的兴起、移动支付服务的活跃等,例如,尼日利亚电子商务平台Jumia在非洲14个国家开展业务,2019年4月12日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首日市值达39亿美元。[4]
 
我们将从ICT产业发展水平和市场成熟度两个维度出发,通过数据分析+案例阐述的方式,探讨非洲大陆ICT产业重点关注国家的发展潜力与投资条件。

产业潜力:非洲重点国家的ICT发展水平

非洲各国ICT产业的发展到底达到了怎样的水平?其电信基础设施、移动互联网技术及客户的使用需求与支付能力是否已趋成熟?到底是否适合中国投资人在非洲这一领域进行投资、开展业务?在这一部分,我们选取了12个近年来在ICT领域最受关注的非洲国家,并从产业发展水平和市场成熟度两个维度对上述国家的ICT产业潜力进行简要分析。
 
具体而言,我们根据世界银行世界发展指数(World Bank World Development Indicator)中相关数据,分析所选非洲各国ICT发展水平;根据指数中基础设施、教育和金融等相关指标,综合计算为市场成熟度指标,以衡量消费者在该领域的消费需求、能力及必需的基础设施支持。
 
从两个指数得分出发,以各国中位数为参考,高于中位数为正,低于中位数为负,得到如下散点图。为帮助读者更直观理解,我们纳入中国分别在2000年,2010年和2018年的相应的人均数据予以参照。需要说明的是,中国工业体系和市场成熟度都较高,除了基本的影响要素,国家政策、当年的全球经济形势、技术更新等多种因素也会影响不同年份的发展程度,因此这里我们引入的中国水平,仅作为一个灵活的参考区间,不宜过于机械地认识。

图1: 非洲重点国家ICT发展水平与市场成熟度
(以不同时期中国发展情况为参照)
 
根据散点图所示,我们可以大致将几个重点关注国家分为三类进行具体讨论:
 

第一梯队:南非、毛里求斯博茨瓦纳

三个国家ICT产业发展指数和市场成熟度均处于较好水平,单从选取的几个数据上看,三国的发展水平与2018年的中国基本相当。其中,毛里求斯的ICT发展指数和市场成熟度表现最佳,从ICT基础设施接入的情况看,固定宽带和移动互联网接入人均数均位列首位。


图2:移动电话订阅人均数(右)& 移动电话订阅总量(左)

这或得益于从20世纪90年代初,政府便开始致力于国内ICT行业的发展,大力推广计算机、互联网教育,在进入21世纪后积极推动当地运营商的整合与市场化。早在2001年毛里求斯国家计算机委员会(Mauritius National Computer Board)一项关于ICT商业采用率(Business ICT)的统计中,毛里求斯便位居全球第13位,当地83%的公司拥有至少一台计算机,75%的商业活动都有互联网参与。[5]

究其原因,岛国毛里求斯的人口仅126.5万,且97%都集中居住在1864平方公里的区域内,人口规模小且集中,当地政府和公民关系紧密,电信基础设施的建设和接入难度较低。[6]“非洲晴雨表”2017年调查显示,当地97.5%的家庭拥有手机,其中60.4%拥有移动互联网接入;67.4%的家庭拥有电脑;接受调查的居民中,43.6%每天使用互联网,60.3%每个月上网一次以上。
 
尽管从人均来看,毛里求斯的ICT发展在非洲范围内处于领先水平,但其人口数量仅过百万,在当地发展市场规模要求较高的ICT产业,需慎重考量。与之类似,博茨瓦纳拥有约220万人口,在移动互联网接入的人均数据上表现突出,但由于人口规模有限,在总量数据上综合靠后。然而,这两个国家的优势在于资金技术资源及政策支持,这仍使它们成为地区ICT接入平台这一角色的有力竞争者。

毛里求斯政府明确将毛里求斯打造成为“通讯岛”,最核心的就是吸引投资信息技术服务外包产业 (IT-enabled Service, ITES),[7] 在线为互联网客户提供B2B的商务解决方案,涉及金融、人力资源、行政、医疗保健、电信、制造业等各个领域。博茨瓦纳则在其2036年愿景(Vision 2036)中将ICT列为国民经济支柱之一,并强调通过博茨瓦纳创新中心(Botswana Innovation Hub)、博茨瓦纳科技、研究及创新院(Botswana Institute for Technology, Research and Innovation)、博茨瓦纳国际科技大学(Botswan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等科研机构为ICT提供R&D支持。2005年的博茨瓦纳国家研究、科学、创新政策(National Research, Science,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Policy Botswana)提出注重发展接入科技(access technology),包括建立呼叫中心、提高家庭及公共场所的信息接入、发展线上医疗、教育、政府服务等,并提出发展相关的软件工程技术及软件产品。
 
南非的人均和总量指标都位于非洲国家前列,但其严重的收入不平等可能对整体市场潜力产生负面影响。据南非统计局数据,南非的不平等程度仍处于全球最高水平。2015年,收入最高的10%的成年人的收入是收入最低的40%的劳动力的9.7倍,远高于2011年的5.8倍;其中,黑人的失业率从2011年的28.6%上升到2017年的31%,大约是白人的四倍[8]——而截止到2019年7月,黑人人口比例达到5800多万总人口的80.7%。[9] 

这意味着,虽然在重点关注的11个国家中,南非的固定宽带订阅总量(首位)和人均订阅量(第二位)、移动数据订阅总量和人均数量都在非洲处于领先地位,但除基本通讯之外,消费者对价格较高的数字消费(如网络服务)、总体商品和服务消费的能力很可能有所折扣,整体市场潜力可能低于预期。

图3:固定宽带订阅人均数 & 固定宽带订阅总量


第二梯队:尼日利亚、肯尼亚、加纳、卢旺达、坦桑尼亚塞内加尔

回到散点图的数据分布,我们将以上ICT发展水平与2010年的中国数据上大致相当的六个非洲国家归为第二梯队;其数据表现虽处中游,但由于政府的政策支持、国家自身人口规模大以及市场潜力大等因素,具有较为乐观的发展前景。
 
具体来看,卢旺达的固定宽带订阅总数和平均数均差强人意,但移动电话的人均订阅量处于中游。事实上,从2000年开始,卢旺达政府便推出了国家信息通信基础架构(NICI),通过四个“五年计划”推进ICT产业相关基础设施的建设;后又提出“智能化卢旺达2020规划”(SRMP),政府计划通过陆续10亿美元ICT投资,发展10万个ICT相关工作岗位,培育100家市值5000万美元以上的科技公司,通过重点发展业务流程外包(business process outsourcing service/BPOs)和创意产业将卢旺达的出口额扩大到1.5亿美元,[10] 希望最终将该国农业经济转变为信息技术密集、知识为本的信息经济。[11]
 
在国际电信联盟(ITU)对卢旺达的ICT发展现状及战略中重点提到,除了政府投资和政策推动外,更应鼓励私营部门发展,充分利用海外资源,从依靠公共采购逐渐转向市场导向、注重创新。[12] 这对于海外投资者来说,或许代表着乐观向好的趋势,例如2017年卢旺达在召开 “非洲转型”峰会期间,与韩国电信(KT Corporation)达成协议,为该国95%的家庭安装4G LTE,总统卡加梅特意强调其为“加强公私合作的机会”。
 
虽然尼日利亚、肯尼亚市场成熟度表现一般,坦桑尼亚甚至低于平均水平,但尼、坦、肯三国的人口数量分列非洲第一、第五、第七位,在市场规模上具有明显优势。其中尼日利亚人口将近2亿,超过40%的人使用互联网(如图4数据显示),其移动互联平均订阅量(图2)虽位居中流,而订阅总数却高居首位,在绝对数上代表着较大规模的互联网用户市场(敬请关注下期尼日利亚政经季报对该国ICT领域的行业聚焦)。

事实上,尼日利亚拉各斯和肯首都内罗毕是目前非洲最具活力的科创中心——根据MaxBayen统计的2019年非洲97家获超百万美元投资的科创公司名录,尼日利亚21家科创公司共获得融资超过6亿美元,肯尼亚17家科创公司获融资超过1.4亿美元,传音、Opera等实力强大的成熟科技公司正在尼日利亚打造移动互联网应用生态圈。这两个国家和城市很可能在未来维持其焦点位置。
 
加纳和塞内加尔两国虽然在非洲范围内ICT总体发展水平仅处于中等偏上,但在西非国家中,加纳ICT发展水平排名位居前列,而塞内加尔则是法语非洲的科创热点之一。
 
此外,第二梯队国家中有很多正建设智慧城市,并赋予其“科创中心”的角色。如卢旺达政府在首都基加利打造智慧城市KIGALI SMART CITY,尼日利亚拉各斯填海造陆打造的EKO ATLANTIC,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外60公里的Konza City(预计2030年完工),加纳的Hope city等。打造这些绿色智能城市不仅依赖于数字化ICT行业的发展,[13] 也有潜力促进ICT技术在非洲的实验与应用。

图4:2017年ITU ICT发展指数排名

图5:互联网使用人数占总人口比例
 

第三梯队:埃塞俄比亚、乌干达、刚果金

埃塞俄比亚、乌干达、刚果(金)三国都是人口大国,具有较大的市场总量;且埃塞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和刚果金首都金萨沙都是超过千万、在非洲排名靠前的人口大城,产业集聚明显。但这三个国家的ICT和市场成熟度发展相对滞后。在图1中,埃塞俄比亚、乌干达、刚果(金)三国的ICT发展程度与2000年左右的中国较为接近;与其他选定的非洲国家相比,发展指数和市场成熟度两项指标表现均较靠后,其移动网络和固定宽带订阅的总量和人均也都处于下游,埃塞、刚果(金)的服务器总数和每百万人平均量处于“垫底”状态(图5)。
 
图6: 服务器总数和每百万人均数量
注:中国2018年每百万人服务器数为446.7
坐标轴无法容纳故此处略去
 
然而这并不代表其ICT发展领域不值得关注。以埃塞为例,近几年来,该国积极推动轻工业主导的工业化进程,在全国范围内大力建设工业园区。目前埃塞正积极推进《本土经济改革计划》,在最新颁布的新投资法中,提出将原有国有垄断部门向外国投资者开放——尽管就电信领域而言,只对少部分国有电信企业开展股权私有化,政府仍为主要持股人(详情请见政经季报·埃塞俄比亚 第1期)。不过,如文章开头所述,从2月底的埃塞电信运营商大幅度降价、提速来看,政府正积极推动ICT相关领域的发展。

总结
 
通过数据和分析可以看出,我们所选取的各个国家在ICT发展上既有共性也各有差异:发展最好的国家几乎和中国近两年的水平一致;处于中下游的国家,亦能和中国21世纪第一个十年的发展程度相近。非洲各个国家的面积、人口密度和规模大小、ICT 及其它基础设施发展情况不同,由此也适合不同类型的ICT产业发展。

一部分依靠数字平台发展的产业本质上仍具有较强的“实体性”,如电商行业,其对于生产链条和物流体系的完善程度等要求较高。在这一类产业中,尼日利亚、南非、肯尼亚等具备一定生产能力、交通等基础设施相对完善,且存在一个日渐壮大的具有一定购买力的中产阶级的国家,将是非常必要的选择。

另有一部分产业,相对不依赖大规模基础设施,纯粹基于数据与信息,只需接入非洲各国大城市,通过线上平台面向专门客户群体提供服务,例如金融服务、媒体、人力资源、数字医疗乃至业务流程外包等信息服务产业。对于这类服务来说,毛里求斯、卢旺达、博茨瓦纳等规模较小但有一定技术、资金积累的国家则可通过明确的产业定位和积极的政策支持来确立比较优势。
 
在未来的两期中,我们将基于本期的宏观图景,细化到非洲大陆几个具体的电信市场,剖析其中特定产业部门发展,介绍较为突出企业的发展历程和特点等,以期呈现更为深入、有价值的洞察。

来源:非洲咨研:“发展观察”第1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