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微信

海外生意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海外生意网 首页 投资百科 经济 经济要闻 查看内容

非洲怎么搞非正规经济?

2020-6-15 22:42| 发布者: Africa| 查看: 48| 评论: 0|来自: 非洲华商在线

摘要: 在东非国家肯尼亚的首都内罗毕的街头,随处可见推着小推车卖Mandazi(一种油炸面团,是肯尼亚及东非地区的传统点心)的摊贩,穿梭在车流中兜售花生米的流动摊主,用树枝和木板简易搭建起来的街边小餐馆,在两颗树之间 ...
在东非国家肯尼亚的首都内罗毕的街头,随处可见推着小推车卖Mandazi(一种油炸面团,是肯尼亚及东非地区的传统点心)的摊贩,穿梭在车流中兜售花生米的流动摊主,用树枝和木板简易搭建起来的街边小餐馆,在两颗树之间拉根绳便开张营业的服饰店,地上铺块布的临时杂货铺,现场制作竹藤家具的路边作坊,以及几桶水一块布的路边“洗车店”……在非洲大陆,地摊等非正规市场是不少家庭购物去处的第一选择,也是许多人谋生的唯一出路。

庞大的非正规经济
最近这几天,在中非国家赞比亚的首都卢萨卡,年轻的小伙子埃内斯特.奇布韦会在市中心繁忙路段向行人兜售布制口罩。“我每天卖口罩至少能赚50克瓦查(约合人民币19元),现在这种情况下,起码让我有些基本收入。” 奇布韦说,生意好的时候,一天能卖十几个口罩。
为抑制新冠病毒扩散,赞比亚政府自4月16日起要求民众在公共场合必须佩戴口罩。疫情爆发之前,奇布韦主要在街边售卖手机配件和电子产品,眼瞅着口罩销路越来越好,他就改做起了口罩生意。
像奇布韦这样的游商摊贩和其他正规生产单位以外的行业都属于非正规部门,在很多非洲国家和城镇的经济发展中占据着重要位置,在创造就业岗位和收入机会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
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4月公布的数据显示,非洲非正规部门就业人数占就业总量的比重高达71%;其中妇女是主力军,75%以上的女性都是非正规劳工。

非洲非正规经济规模庞大,但税收征管却是难以覆盖。为防止税款流失,间接税成为非洲地区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2019年3月的一份报告显示,以消费税为代表的间接税占非洲总税收比重达60%以上。报告认为,如果非洲地区能加强对非正规部门的征税,未来五年内每年将新增高达990亿美元的税收来源。
肯尼亚作为东非主要经济体之一,非正规经济十分发达。肯尼亚统计局数据显示,肯尼亚就业人口中有八成以上都在非正规部门从事劳动;截至2019年6月底,肯尼亚批发零售和酒店餐饮业非正规劳工人数高达900.56万人,占全部非正规劳工总数的60%左右。


南非作为非洲最大的经济体之一,非正规经济同样充满活力。据悉,路边摊对南非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率约为7%,游商摊贩占就业总人数的比重达22%。此外,地摊货因方便便宜深受当地民众欢迎。据南非民间组织C19联盟,南非约有70%的贫困家庭主要从路边摊购买食物。
疫情对街头摊贩的冲击巨大。在南非第一大城市约翰内斯堡,水果摊主塔利.达拉讷最近一直愁眉苦脸。今年55岁的她是三个孩子的妈妈,此前因为“封城”措施一直待家里,也没收入。她说:“不是我们不愿意储蓄,是我们无论赚多少钱都花在家里和一些必需品上了。”
为抑制疫情扩散,南非政府自3月下旬以来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了“封城”措施,导致经济活动大面积停摆。6月1日,南非将“封城”等级降为3级,八成商业活动恢复正常,预计有800万人重返工作岗位。

复杂的管理难题
城市化的推行,低收入流动人口的大量存在,使得小商小贩成为非洲城市的流动风景。总体来看,非洲拥有庞大的非正规经济,具有显著的增就业、创收入的效果。但不可否认的是,非正规经济也会给城市管理、环境卫生、交通出行等方面带来压力,十分考验城市的精细化治理水平。因此,在实际监管过程中,非正规经济面临诸多挑战。
在肯尼亚摆摊做生意之前需从相关部门拿到许可证方可营业。例如,在内罗毕卖食品的小贩需要取得经营许可证、食品安全许可证和卫生许可证等。2019年5月,内罗毕正式颁布了《经营许可法(2019)》。根据该法案,所有游商摊贩必须取得经营许可证方可入场经营;无证经营者一经查处,最高将面临10万肯先令(约合人民币6638元)罚款和6个月拘役。


此外,法案规定,经营许可证将载明售卖商品的种类、兜售区域以及经营时间。普通游商执照费用为每月500肯先令(约合人民币33元),而在内罗毕市中心独立公园(一处深受当地人欢迎的休憩之地)经营的摊贩每年需支付5000肯先令(约合人民币332元)的牌照费。
肯尼亚虽以立法形式允许摆路边摊,将非正规市场合法化,但由于摆摊群体过于庞大,绝大多数又是底层民众,加上监管机制不够完善,城市管理与商贩之间的矛盾十分尖锐,法律的疏导意义远大于实际效力,根本无法从根本上解决种种问题。
2016年6月,在非洲第一大原油出口国尼日利亚经济中心城市拉各斯,一名小贩在躲避城管的过程中被汽车撞死。部分摊贩愤怒之下,烧毁了14辆公共汽车等车辆。但事实上,尼日利亚早在2003年就颁发了法令禁止路边兜售。


除了摊贩与城管之际的积怨,许多正规店铺对游商摊贩的存在意见也很大。在内罗毕市中心经营一家电器店的商人约翰.瓦集拉认为,摊贩扰乱了市场竞争秩序,伤害了路边门店的生态系统。瓦集拉说:“许多顾客宁愿从小贩那里购买低价劣质的商品,也不愿从我们这里买有保障的,我们有些店铺甚至因此倒闭了。”

据统计,目前内罗毕全市约有5万至10万人依靠摊贩就业。他们中的很大一部分并没有在政府部门备案注册,而是藏身于非正规部门,成为一种普遍存在。因为无证经营,他们常常遭遇城管打压、驱赶和勒索。为解决这一问题,肯尼亚早在2018年就提出了《游商摊贩(保护民生和规范街头贩卖)草案》,但立法机关迟迟还没有通过该法案。

非正规经济下的新机遇
非正规经济在非洲的发展与该地区城市化进程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肯尼亚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肯尼亚城市化率(城镇人口占全国总人口的比重)为31.2%,而2009年这一比例是24.1%。城镇化过程中,非正规经济是城镇底层收入者在城市立足的重要方式。一些人看到了这股经济力量,意识到路边摊背后的机遇。
2008年,在牛津大学攻读硕士学位的格兰特.布鲁克只身来到肯尼亚研究课题。课题快要完成时,20岁刚出头的布鲁克决定留在肯尼亚继续生活一段时间。他在给一家迪拜公司做香蕉出口调查时,发现从离内罗毕两三百公里外的农场运送到内罗毕的香蕉竟然和从中美洲国家危地马拉进口到伦敦的香蕉价格差不多。这一发现让他相当震惊,深入研究发现供应链效率低下是造成农产品售价过高的根本原因。
农业是肯尼亚国民经济支柱产业,占国内生产总值的三分之一以上。农业以小型农业生产为主,占农业总产值的75%左右。在肯尼亚,95%左右的新鲜农产品是通过非正规部门渠道到达普通民众的餐桌。但由于信息不对称,水果蔬菜从农场到小摊贩手中往往要经过好几道中间环节,抬高了最终市场价格。

2014年,布鲁克联合另一位合伙人在内罗毕创立了B2B农产品公司Twiga,通过旗下电子平台,为供应商和农民打通信息壁垒。目前,在Twiga上注册的肯尼亚农民超1.7万名,在内罗毕全市发展了超18万非正规供应商。2019年10月,Twiga在由高盛领投的B轮融资中获得了2375万美元的融资,是当年非洲初创公司规模最大的交易之一。
当前,非洲非正规部门发展十分松散,而数字经济发展潜力巨大,有望给其提供一个创造价值的良好平台。
全球移动通信系统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2019年到2025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预计新增1.65亿移动设备用户,占全球新增用户的23%。
报告说,到2025年,撒南非洲地区移动互联网用户总数将占该地区全部人口总数的40%;智能手机使用率将从2018年的36%攀升至2025年的66%,增长率居全球首位。
报告预测,2019年到2025年,4%的移动设备新用户来自尼日利亚,占比位列全球第四。报告预测,到2025年,尼日利亚将成为全球十大智能手机大国之一,智能手机连接数将达1.43亿。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